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蓝蝴蝶之吻+红蜘蛛之恋(吸血盟系列)(张小娴)小说完整版 雪莉露斯肖恩

时间:2019-12-01 09:07 /奇幻科幻 / 编辑:晚儿
主人公叫雪莉,露斯,肖恩的小说叫《蓝蝴蝶之吻+红蜘蛛之恋(吸血盟系列)》,它的作者是张小娴创作的现代奇幻科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天哪,他的眼睛为什么是黑的!?居然是黑的!”我的
《蓝蝴蝶之吻+红蜘蛛之恋(吸血盟系列)》第3章

“天哪,他的眼睛为什么是黑的!?居然是黑的!”我的眼光顺着那刺耳的尖叫声看过去,看上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节生医生,过度的紧张使她的脸变形,显得可笑又可悲。我不由的对她微微一笑。没有想到,这个动作引来了她更夸张的尖叫,又一阵令人难以忍受的嘶喊回荡在这个不大的小木屋里:“神啊!居然不哭反而笑,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啊,居然不哭反而笑!魔鬼啊!他是魔鬼的儿子,没错,一定是的!”

无可避免的,这种叫声引起了不可避免的骚动。瞬间,我家的这间小屋里挤满了各张不同的脸,一张张脸上充满了惊奇、恐惧以及厌恶。“烧死他,他是魔鬼的化身。他会给我们的村子带来灾难!”村民的叫声此起彼伏,仿佛我真的是魔鬼的化身一样,让我不由的一阵好笑,同时也感到一丝无奈。

突然,我被一双温暖的臂膀抱在怀里,被紧紧的拥在胸前。“不,不要,他不是魔鬼的化身,他是我的孩子,不要烧死他,不要!”这声音虽然惊慌,但仍是如此的动听!这就是我母亲的声音,这就是我母亲的怀抱啊!好温暖的感觉!

“不行,一定要烧死他,他会给我们带来灾祸!”……“没错,烧死他!”……“烧死他!”

听到村民的喊叫声,母亲惊恐的将我抱的更紧了,似乎怕我被失去理智的村民们抢走。随着村民们的步步逼近,母亲抱着我紧紧靠在床边,缩成一团。

“谁敢碰我的儿子!”随着这声充满了威严与力量的话,村民们的逼近不由的一滞。接着,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宽厚魁梧的背影,他就是我的父亲?“谁说要烧死他的?站出来!”通过道心,我清楚的察觉他的血液加速流动,似乎激动不已,耳破旧皮袄下面的结识肌肉鼓起仿佛一头愤怒的雄狮发现有人要对自己的孩子不利而发出惊人的气势与令人窒息的压迫力。

在他的面前,那些存们退缩了,“你一定会后悔的,他一定会带来灾祸的!”说着不用的话,村民们惊恐的退出了小木屋。

“放心吧,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的孩子!莉娜!”那个雄伟的身躯转了过来,一张刚毅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棱角分明,显得如岩石般坚强无比。虽然,满脸胡子拉碴的,但毫不能掩饰他俊伟的容貌,一双如海一般深蓝色的双眼此时看上去是如此的温柔。我立刻被他的双眼吸引,他让我想起了师傅的双眼,同样蕴涵着深刻丰富的感情。

我正陷入回忆中,突然道心感到一丝不安。“让我好好看看我们的孩子!”我被一双坚实的臂膀抱了起来,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皮袄下坚硬的肌肉,着令我很不舒服。只是令我不舒服的还在后面。突然,他将他的投凑到我脸上,用他那满是胡子的脸磨蹭我娇嫩的小脸。“好可爱啊,让爸爸好好亲亲你啊!”

“不要啊!别这样,你几岁啦,真是!”我不由的大叫,只是到了口边却变成了哭声。“高鲁,别这样,你吧孩子弄哭了!”我被一双柔弱的手臂将我夺了回去,在母亲的怀抱里,我舒服多了。我看了看我父亲,只见他满脸的无奈与不甘心,不由的笑了出来。“这小子,这么小就那么坏,臭小子,等着瞧,我非亲到你不可!”父亲大人看着我得意的笑容(他认为的)不由的咕哝起来。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我说我们的儿子,好可爱啊!呵呵!”

看着我的父亲满脸的贻笑,我不由的想我居然会认为他像师傅!真是讽刺啊,怎么看都是满身横肉,却脑子缺根筋的傻大汉嘛!叫什么高鲁,叫粗鲁算了!

从此,我和被村里人称为美女与野兽的父母亲住在一起。

我的美女母亲莉娜是当年村里第一美女,却被来自外乡的野兽父亲高鲁俘虏了芳心。这可说是当年村里的一大耻辱!但,不可柔韧的是父亲是不可否认的勇士,具有不同凡响的力量与高超的剑术,曾帮村里打退过几次盗贼与野兽的来犯。力量决定了一切,这个村子由于父亲的保护,才安然无恙,自然对父亲是又敬又怕,不敢忤逆了。好在父亲平时平易近人,并不持强凌弱,所以人缘着实的不错。而他有时候秀逗的表现,还会成为被欺负的对象。当然,当他认真起来时,那是另一回事。

由于我的出现,的确为村里与家人带来很多惊奇与纳闷。

首先,我由于进入先天境界,根本无须饮食,就可以源源不断吸取天地的力量,保持生命力。尤其经过上一世的经历,已经顿悟后,从出世开始就保持修炼的状态。于是,为了不让其他人起疑心,我还是不得不像其他婴儿一样吃一些东西。但为了在身体发育完全前避免重新回到后天境界,我只吃一些新鲜的水果,让我的父亲老是发出“我的儿子不会是猴子转世吧”之类的无聊牢骚。

不过,同时他也挺高兴,因为这样他就可以省了一大笔开销,只要上山打猎时顺便带回一点水果,就可以满足我的胃口了。

另外,为了修炼,我常常习惯的断绝后天呼吸,进入胎息。这常常使守在我身边的母亲大惊小怪,不过也很正常,母亲总是害怕自己的孩子夭折。但每次,看到我从先天境界返回后天后(在她的眼中是从窒息中喘过气来),精神反而更佳,而在窒息过程中,我显得一脸的满足。小脸上放出自然健康的光泽,使她在惊奇之余,也慢慢习惯了我这个不同常人的习惯。当然,为了怕村人又把我当魔鬼,她谁也没有告诉,包括我那个粗线条的父亲。

其次,是我对自然的亲近程度,让任何人都感到惊奇!为了能更接近自然获取混沌真气,由我在母亲腹中领悟的混沌心诀(所谓混沌心诀,就是无我无相,我魔无道,一切顺其自然,返太极之无极,而守混沌之始)中锻炼出来的真气,我不能说话,作为一个婴儿,能做的事只有哭。我平时很少哭,可一旦我哭了,父母就不得不待我走出村子,来到山上,这样我才会停止对父亲来说头痛的啼哭。当然,这不能让体弱的母亲来做,父亲自然当仁不让的担当了我的导游,带我走遍了村庄附件的山川河流。而当我沉浸在自然的怀抱的时候,全身的毛孔仿佛都张了开来,在我的一吸一阖之际,混沌真气由毛孔进入我的筋脉,洗练我的全身,改造我的身体,洗筋伐髓,为我新的身体的成长大好基础。当我在山水边沉思或者观赏景色,眼神成熟深邃的让人觉得不像是一个小孩,全身散发出自然、纯净清新的气息,让我那个有不俗力量的父亲惊讶不已。不过,他总是很高兴的抱着我,对我说:“儿子,你果然不是普通人,拥有那么不同的气息,而且是你老爸生平仅见的力量,就连剑圣都不一定有你这样纯净的力量,将来,你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

同样,父亲也没有将这些事告诉村民,不同的是他并不怕他们,只是一来,村民们根本就不能体会这些,只有到了他这个级别的人才能感受到我力量的强大。二来,他不喜欢村民们永无休止的吵闹。

既然,父亲能感觉到这些,在他面前我也就不完全隐藏我的力量了。

不过,父亲从来没想到我的力量首先在他的身上得到体现!我总是可以轻易的从老爸双臂中脱身,不让他用胡子扎我,我的心态实在接受不了一个大男人这样对我,我并没有断袖之癖啊。(汗!他好像是我的父亲,我想的太多了!)其实,我尽力收敛我的力量,尽量不使用功力,而使用技巧,以柔克刚,这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人会使用的技巧。在这里,力量决定了一切,只有身强体壮之人,才能学会她们所谓的战技。虽然,父亲拥有不俗的实力,但在前生,他的功力最多算是普通的外家武功,虽说有点不敬,却也是事实。不过,再差,毕竟他已经到达武功的境界,不像村子里其他几个武士只有三流武师的功力,再我们那里最多可以做各镖师,走走路,跑跑腿而已。

仰头看着头顶那片澄清的苍穹,蓝得不带一丝杂质。与那几朵漂浮在空中得白云,意态悠闲的如一只只白鹤,不带半分火气,随着微风的吹拂,慢慢地变幻着各种姿态,将他们最潇洒的身姿展现在世人的面前。阳光透过云层,钻出一缕缕的金芒,折射出各种效果。

“风无相,云无常”。从前世开始,我就喜欢风与云,喜欢云的潇洒,风的不羁,所以师傅松我云御风为名。为了纪念师傅,我在异界仍然使用这个前世的名字。这可是让我费了不少唇舌。

我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双手枕着后脑勺,仰望天空,呼吸着周围花朵草木的自然清香的气息,听着声旁小溪的潺潺流水,歌唱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曲调,将自己完完全全的投入到自然的怀抱里,我的心如水一般宁静下来,仔细品味着这难得的悠闲时光。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熟悉,那么亲切。仿佛,我本来就是属于这里的,或者根本来自这里。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被这里的景色深深感动的我,不由自主的吟出这句王维的《终南别业》千古绝唱,来自我前世世界里的诗。前世,似乎离我很遥远,似乎又离我很近。不知道,师傅好么,朋友们好么?

突然,我心中一动,,不由的微微一笑,这小妮子又来了。我的混沌心诀在我周身运转不息,让我在无论什么时候都对周围的一切了如指掌,一草一木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的慧眼。更何况,在村子里这么喜欢蹦蹦跳跳的只有她了。

“风哥哥,你果然在这里,被我抓到了吧!”

一张亦点亦喜的俏丽脸庞出现在我的上方,毫不矫揉造作的笑容,让我想起了这个村庄附近盛开的茉莉花,同样的可爱,天真,自然。

看着我双眼呆呆的注视着自己,少女嘉斯米的脸上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淡淡的红晕。

“讨厌,风哥哥,你干吗这样看着我!”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垂了下去,双手挫着她身上那件和体的碎布花裙,间或偷偷的抬眼看我一眼,内含着任谁都会心动的深深情意。

微微一笑,我坐了起来:

“谁让我们的嘉斯米长得越来越漂亮了,连我也看呆了。”

“讨厌,风哥哥!老是取笑人家!”

嘉斯米的小脸一下子涨的通红,狠狠的一跺脚,扭过身去,扭捏的不敢回头,显得又高兴又害羞。

其实,嘉斯米是我们村公认的继我母亲之后,新一代的本村第一美女。虽然小我两岁(异界年龄),只有14岁,但已经散发出来那种被天地灵气滋润出来的清秀与清纯,已经被本村几乎所有的男孩当作公主一般的偷偷爱慕。而她时不时显露出的小女儿的可人与娇憨,以及那张人见人爱的小甜嘴,把村里所有的大人都哄的晕头转向,对她疼爱的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

可是,她最喜欢缠着我,围着我寸步不离,喜欢听我讲故事,喜欢听我吟诗。其实,也难怪,这里的文化水平落后我前世的世界实在是太多了。无论是歌曲还是诗歌都是千篇一律,不是咏唱传说中用用丰功伟绩的英雄传说,就是吟唱对无所不在伟大神灵的赞歌。

而我只是随便从以前所熟悉的千万篇诗词歌赋里,哪怕是儿童都能耳熟能详的诗歌里挑一篇出来,都是在他们眼中的惊世之作。我随口一句诗词,就会让他们惊讶个半天,然后瞬间就被全村传唱。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对我的偏见居然因为我的诗歌而改变,原因是魔鬼是无法作出如此优美动人的诗篇。实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让我始料未及,却也欣然接受。

与此同时,我的音乐,更始成为全村最高的享受。他们始第一次见过这种竖着吹的笛子,因为在异界没有箫只有笛子,好在他们对我已经学会不大惊小怪了。也就理所当然的迷上了他们从未听闻的洞箫迷人音色,已经我随心所欲的演奏。

每逢又个什么芝麻绿豆大的喜事,他们就会千方百计的让我为他们吹奏一曲。至于嘉斯米总是自告奋勇的来找我为他们演奏,我自然就从不忍心拒绝她。我那如同不属于人间天籁般的箫声,总是能为他们带走一天的辛劳,疲惫,让他们忘记不愉快的事。

不过,对此他们好像永远始欲求不满,乐此不疲。真是有点作茧自缚。好在我吹奏的时候,身心欲自然契合,能更好的修炼混沌心诀,倒也不容易疲惫。

“好了,好了!嘉斯米,不要生气了,到底又什么事找我啊?不是又要让我去为谁吹箫吧?或者,父亲又要我去练剑?”

由于我父母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拥有的力量,所以,没有人知道,我又超越这个世界的惊人武功。但是在这个世界,不会武技或者魔法是没有办法得到尊敬的。由于村里没有魔法师,而父亲又是村里最勇猛的战士。所以,这个村里的所有孩子,在六岁时就开始接受我父亲训练,学习武技,希望将来拥有强大的力量,成为勇敢的战士,出去闯荡或者保卫村庄。

如此,就为父亲大人找到了报复我从小不让他亲的理由来教训我。虽然,明知我的力量,可也逼的我和其他孩子一起训练,美其名曰隐藏我的实力。虽然,这时事实,但从他闪着兴奋的目光里,我知道,这不是他的主要原因。

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我振作精神,排除杂念,回到屋里。

刚踏入家里,就听到父亲那熟悉至极的放肆大笑,外加一个苍老的求饶声:

“好嘉斯米,你就放过我的胡子吧,我再也不说你何风哥哥的坏话了,还不行么。哎呀,其实我也没有胡说,你们的确很配啊,村里大家都这样说啊!又不是只我一个……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不要再揪我的胡子了,再揪就没有了……”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难怪是父亲的朋友了!

(3 / 32)
蓝蝴蝶之吻+红蜘蛛之恋(吸血盟系列)

蓝蝴蝶之吻+红蜘蛛之恋(吸血盟系列)

作者:张小娴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简介】 一场可怕的瘟疫发生,蓝月儿是惟一活下来的人。她孤零零走过一个个荒芜的城镇,遇上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名叫燕孤行。 他们相依为命,经历许多奇幻故事,却在山洪暴发时失散。 多年后,蓝月儿成为红歌女,也就在此时,她发现自己原来是吸血鬼,今生只能与暗夜为伴,以血为食。 一天,她重遇燕孤行。一个是人,一个是吸血鬼,一切已然不同。 成了吸血鬼之后,只要她愿意,她能召唤暗夜里的一切:星月、夜风、晚雨、蝙蝠、猫头鹰、夜蝴蝶、山猫、野豹,甚至召唤尸妖,也许还有更多是她未知的…… 【作品评价】 这是一部长篇魔幻爱情小说,讲述的是与人间交错的魔幻时空里的爱情故事。为什么会转向魔幻题材的写作?张小娴坦言,在魔幻小说中,吸血鬼、精灵、大法师、幽灵,形象各异,人物性格可以比较特别,故事拓展的余地更大。如在这部魔幻爱情小说中,作者便加进武侠、爱情等成分。张小娴以为如此设计则更加全面,魔幻可以涵盖武侠,但武侠不可能涵盖魔幻;而现实生活中的爱情总比不上魔幻世界里有那么多变化,那么特别。而与当下流行的诸多欧美魔幻作品相比,张小娴认为她的作品表现出来的是东方式的感性、朦胧、凄美、婉约、神秘等,所以在表现元素上存在根本的差别。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