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哪本现代中长篇小说的主角是裘芷仙,紫郢,英琼,诸葛,金蝉? 蜀山乱全集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0-04-03 13:55 /奇幻科幻 / 编辑:杨辉
主角叫裘芷仙,紫郢,英琼,诸葛,金蝉的小说是《蜀山乱》,是作者云飞洛晚所编写的奇幻科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芷仙抱他在怀中,听他将往事一一说来,也随着他时而开心时

蜀山乱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现代

《蜀山乱》在线阅读

《蜀山乱》第66章

芷仙抱他在怀中,听他将往事一一说来,也随着他时而开心时而担忧,满心怜爱,好生勉励了几句,又见今日时辰已到,才放开他,让他回去。自己却不得不再次沉心入定,以抵抗那磨练之苦。随着时辰一到,洞中金焰忽然发动,终将她这道素衣雪影淹没于其中。

如此这般不知时日,其间峨嵋诸弟子还跟三仙一起去到海上消迩了一场弥天大祸,此后回来又是修行数日,就要到了通过左元十三限和右元火宅严关的时候。这时大家知道要到下山时日,此去便是各各纷飞,虽能相见,却不比在山上这般朝夕相处,音容相闻了,而且今后各自努力,这仙道缥缈,彼此前程也都不知如何,更是难舍难分。大家依依惜别中,因爱那灵桂仙馆景色清丽华美,地又偏僻,便把筵宴设在那里,遍请小辈众仙,连二袁、雕、鸠、鹫、鹤、芝等灵物,也都召集一起,开怀畅饮,互叙离衷。

席间大家欢聚之时,也有遗憾,昔年东海三人,那般风神俊雅,本领超群,但现在诸葛警我转劫重生,笑和尚因难十三年面壁,裘芷仙犯了门规于山中幽禁;此三人为人一向极好,在同门中的交游广阔,跟许多人具是情谊深厚,错过今日,日后相见却更遥遥无期,许多那时的旧人尤其有物是人非之叹。

金蝉起身,凭栏独立,却见那一片碧波荡漾,冷月无声。他身边虽然从不孤单,但这繁华夜宴中,昔日好友今不在,旧侣也作了分飞燕,那种难禁的寂寞终是浮上心头……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y2r.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第四卷结尾 行途远 下峨嵋只剑单身 人何处 遥望处萍影无踪

这日轮到星云来看,不知为何,却许久不见来到。芷仙于心中几份牵挂,望向路端,总算在半个时辰后,才见星云拉着一个玉雪般的童子偷偷过来。芷仙见两人差不多高矮,都是粉搓玉雕一般,打扮也类似,原本还以为双胞胎一起过来了,正要喝斥,再仔细一瞧,才发现竟然是个从未见过的孩子,心中奇怪。

却见星云拉着这个童子到了面前,舍下对方,却扑上来,跟姐姐撒娇道:“今天本来早该过来的,偏偏遇上他缠着要跟来看看,我实在拗不过,只好瞒着人带他偷偷过来。只是由此迟了好些时候,却累得姐姐久等了!”

旁边的童子却不接话,只对着星云做个鬼脸。他走近来时就看见洞中少女身着雪衣,云发披肩,素颜朝天,虽未有丝毫修饰,但却冰肌玉骨清美绝伦,那双眸子尤其清润透彻,见之忘俗,也在心中暗赞,笑吟吟的正要说话,忽听得远方传来破空声,忙一扯星云,道:“有人过来了。”然后对芷仙指指自己又摇摇手,这才急忙躲在洞旁的一块大石背后悄悄隐去身行。

星云得他提醒,却依然赖在姐姐怀中不下来,果然看见一个道童模样的人过来,芷仙放下怀中幼弟,起身见礼,微微笑道:“赵师兄,怎么是你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么?”

来人正是赵燕儿,他匆匆说道:“几位师长说要跟我解了禁制,再带你过到玄元洞去。此事我也所知不祥,师妹还是快随我去吧!”说完,取出师长所赐灵符,解了法阵,就要带芷仙离去。芷仙见事情甚急,只得低下身来对星云道:“我要去见众位师长,你就先回去吧。”再见他一脸担忧的神情,柔声又道:“乖!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说完就随赵燕儿走了。

星云怎么可能不担心,他猜姐姐这一去必受惩罚,还不知如何下场,顿时小脸急得通红,看着姐姐离去的身影泪汪汪的样子。忽然想起什么,他猛地扑向石后的那个童子,急急叫道:“洪哥哥,洪哥哥,这可怎生是好,求你帮帮姐姐!”

原来这个童子正是掌教转生的爱子,金蝉前生的哥哥李洪。他前生与诸葛警我和笑和尚等人交厚,此次转生,原本也待重相聚首,却听得笑和尚东海面壁,诸葛警我转劫重生之事,又听说诸葛堕入魔道,也不由得大惊,且听说他二人后来还有一个小师妹,身为紫郢剑主,却也不是寻常人物,却因为诸葛一事牵连,此时正被囚禁在山中,再听得金蝉说过一些往事,终是起了好奇。

他此生转世没有几年,还是个婴童的模样,尚带着几分顽皮天性。而此时山中其他师兄弟此时都由师长传授道法,正在潜修中,无人陪他,反倒和裘家这对双生兄弟情投意合,几人时常相聚,所以此次也借机硬赖着星云要一起过来。此来还没说上话,就被人将芷仙带走。

此时他听得星云求他,知此事复杂,却也不敢马上答应,只是说:“你不要急,先和我一起去问明白了再做道理。”说完拉着星云也走了。

芷仙来到玄元洞中,却见峨嵋三仙高坐首席,旁边妙一夫人髯仙醉道人等都在一旁坐着,心知此时必是发落自己的时候。好在她早有了心理准备,再加上这段时间早将心神凝练得如一,此刻心里却出奇的平静,恭恭敬敬一一行礼见过师长后,便垂下双目,安静等候结果。

坐上几人相视一眼,这才将对她的惩罚说来,原本她此次所犯门规重大,且其间又牵扯到本门前代的叛徒血神子邓隐,要是按照门规,便要被追去所有法宝,废去道力,逐出门墙,永不录用。但因为念在芷仙昔日多有功劳,又有众人纷纷求情,终于网开一面从轻处置。

裘芷仙跪在下方,神思不觉一抹缥缈,虽然从一开始,她就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四十九日的炼心之苦尚不能抵罪,如今却还要再受责罚,心中何尝不委屈?

不是没想过索性叛门而去,但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十多年光阴都在峨嵋派中度过,早已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裘芷仙还是洛云飞了。纵然之前有多少不愉快,但在面临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毕竟舍不下。

不管是泪水还是欢笑,这里都有太多的情谊让她放不开,师恩深重这四个字,也并不是说来好听的话,她身受峨嵋多少庇佑爱护,又怎能说得清?尽管峨嵋的霸道作风多有人不赞同,但它对于自己的弟子,却说得上恩深意重了。隐约间,这里就如同她的第二家乡一般,早已有了归属的感觉,却再不能轻易舍弃了!就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她才会在救走师兄后回山认罪,才会在这里甘愿受罚,才会依旧执礼以待,因为,这里是她的师门,坐上是她的恩师,这一切,都只能是甘愿……

“裘芷仙,追去仙剑紫郢,只可带走一剑二宝护身,即日逐下山去,只待修积满百万善功方可重入门墙!此间,不管如何千辛百苦,均不得重回峨嵋半步,也不得与同门同行,更不得再以峨嵋名号行事!”掌教师叔的声音回荡在洞中。

芷仙身形一震,不是觉得惩罚太重,反而,除了不受峨嵋庇护外,下山一事正合她意。想起昔日师父在将自己行法禁制入阵的时候,自己害怕被在山中幽禁,便向师父苦苦跪求,要下山去寻师兄一事。

玄真子苦口婆心地劝说她不要再继续执迷不悟甘坠情障,芷仙却只是含泪不语,执意不肯起身,最后,这个将她一手带大,从来都无限宠爱自己的恩师终是放弃了,一声长叹道:“冤孽!冤孽!痴儿,既是如此,那便成全你吧!就当我从未有你这个弟子!”说完不再看她,拂袖而去。

而今,恩师果然成全了自己,虽然前路多舛,但她已是心满意足了。但是,由此辜负了恩师的期望,却不知还会不会有机会来还了。不觉间,她的泪水缓缓地滑落,一滴一滴,敲在青石地板上,晕出一圈圈水渍,芷仙缓缓的低下头叩首,“一拜,叩谢师恩深重!”

再叩首,“二拜,谢师门网开一面!”

复叩首,“三拜,谢各位师长爱护怜惜!”

这时,终是忍不住,她哽咽对玄真子道:“芷仙向来任性,以前多有让各位师长为难的地方,更让师父多加操心,还望师父不要责怪;弟子此去,却是辜负了师父多年的爱护,尚不知再见之日,但盼日后还能再回到恩师门下,此生也无憾了!”

话一及此,玄真子也不禁叹息,他虽是失望,但对这个弟子向来爱护,此时再听了这几句话,却也是几分舍不得。想了想,他才缓缓道:“你自去吧!三次峨嵋斗剑不久后,我就要超劫飞升,那时若是有缘,你可赶回山再见我一面。但你此次下山后,还须记得正邪不能两立,你切忌!你之后若是身入魔道,我定会亲取你的性命,绝无宽恕!!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芷仙不再多说,含泪再拜离去。她在亲手将紫郢插在峨嵋最高的试剑峰上时,却是久久舍不得移开手,最后紧紧握住剑锋,任鲜血流下剑刃,在心中暗暗祝祷道:“紫郢紫郢!我今日虽不得不离你而去,却绝不会真正舍下你!终有一日,我会再次回来,将你亲手带走,之后天上地下,我们再不分离!若违此誓,天诛地灭!”那些鲜血如龙般缠在剑身上,渐渐隐去。

紫郢一声长鸣,似在答应。芷仙这才缓缓移开手,眼看着紫光如虹一般的华彩,在离开自己后渐渐沉寂下去,回复到一柄斑驳古剑的样子,伴着一旁形制相仿的青索。她再次伸手抚上两剑,几番不舍,终于忍下心来咬咬牙,转身离去……

将紫郢留在山上,裘芷仙带着飞鸾剑、那卷道书和扳指,终于辞别师门独自下山去了。她也知众位师长何尝不清楚她将其他法宝寄存在李箫那里?但他们不说,想必是默许了。

芷仙刚走到山门处,就见英琼轻云朱文等好几个女同门不知从何得到的消息,都守在那里,各各神色凄凉,依依不舍。见大家满怀离情,芷仙只得强笑着劝道:“师门对我已是格外宽恕,不用再为我担心。我此去虽然万千艰难,但亦是我之所求,此次心愿得偿,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了!师门虽不许我与大家同行,但却没禁止见面,待日后下山,跟大家还有见面之时,那时再重诉情谊吧!”

英琼拉着她不肯放手,几次盈盈欲泪,却强自忍住,只懂得说道:“仙姐,你等我下山后,就去寻你!你要好好保重!!”其他几人也是如此,几张俏脸上都是哀戚和担忧,只能纷纷相约日后相见之期,此外每人又各自送了一些灵丹妙药,一直到离山的时辰将尽,才舍得将她放开,目送她离去。

等出了山门,还走不到两步,却见五个玉雪般的童子正在路上相候。分别是李洪、金蝉和石生,带着两个弟弟等在哪里。他们也是送别的,两个弟弟因为不能和她一起下山,反而各自奉命要回去师门,都红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她。

金蝉跟她是从小的朋友,此次也深知内情,所以不去多说,只嘱咐她自己小心。石生则从后面将她的万年神鸠牵了出来,交给她道:“这是我们帮你从后山带出来的,它已有万年法力,师门也并未禁止你带它下山,带在身边也有些照应。”芷仙知道自己这一去,以前结下不少仇人,此时又没有峨嵋在背后撑腰,还不知会遇上什么事情,只得称谢留下了。她留在山中的灵芝、何首乌、兔子和金儿等物,早就拜托金蝉好生照顾了,此时更不多话,又与李洪寒暄了两句,在抱过两个弟弟后,便与他们分开了。

金蝉看着她带着神鸠,单薄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云烟中,良友就此分别,满心的惆怅,却不想她这一去便是音信茫茫。不久后,芷仙留在山中的大鲧,却在一日突然失踪,留守山中的弟子百般搜查不得,只得回禀了师长,这才知道这大鲧深通灵性,却私自下山去寻主人去了。

峨嵋众弟子几日后,也到了下山的时日,却要先去受那左元十三限和右元火宅的考验,过得去的,便可下山,过不去的,还须在山中苦修。与芷仙交好的几人本来就是同辈弟子中的佼佼者,自是不用担心,顺顺利利地都过了去。

但此番下山,各人都有任务完成,前途多灾,也抽身不得去寻她,偏偏这丫头自从那次离山后,就此音讯渐稀,后来只偶尔得知她的一些如荒岭收徒,治水黄河,独战华山,渡化万千冤魂,而后飘摇海外的传言。此后天涯茫茫,云海望断,却萍踪缥缈,许久都不得再见……

***

本来答应要写两章的,但这章作为结尾,不好写断,就两章并在一起算了,莫见怪……

还差的几百字,明儿个补上……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y2r.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第五卷 第一章 万里南疆 一心寻人终不遇 苍茫野岭 无意毛女收作徒

虽说峨眉山上紫郢青索二剑收了锋芒,目前作了震山之宝,但剑在匣中,威名尤存,况且峨嵋现在却正是鼎盛时期,现在门下各弟子具都出类拔萃,就算没有这双仙剑,也是能者辈出挡者披靡。尤其英琼的离火剑,轻云的雪魂珠,朱文的天遁镜都杀出了赫赫威名,金蝉等小弟兄等更是一时的传奇!留在山上的诸弟子中也不是没人打紫郢青索的主意,但这次众位师长只做轻笑,说那剑就插在峰上,你等要是能拔得出来,收付得了,便任你去用。

英琼等核心弟子念着旧情,又深知紫郢青索厉害,何况自己也各有得意的飞剑法宝,自然不起贪心,听了这话各自一吐舌头,乐得看戏;但也真有些异想天开的后进弟子去试剑峰上想试试运气,百般手段全都上阵,可惜却连走近尚不能,何况拔剑了,只平白添了不少笑话。

芷仙那日下山前,曾蒙妙一夫人叫住,开解了几句。按夫人所说,三仙原本是打算让她先随众弟子下山戴罪立功,开创功业并累积善功,待到十八年后应劫转生一次,由师长再次渡上山,便可了了这段冤孽,不再为情所困,从此一生平顺,而后勤修功业,今后也自是前程远大的天仙一流中人。

可不想她偏偏甘愿堕劫,反倒主动去就那情孽,今后的成就必为所困,行将难再脱身。玄真子恼她不知自爱,由此心灰意冷,几乎撒手不管;但毕竟从小带大,情分尤重,所以最后一次玉成于她,遂了她的心愿放她下山,但妙一夫妇却觉得人才可惜,所以多叮嘱几句,让她下山后须得稳固道心,不得妄犯戒律,亦不要多结因果,以免自误修位。芷仙这才知道师父的用心良苦,但毕竟已经辜负,也只能含泪拜谢离去。

下山后,芷仙自觉此次被逐出门去,虽是问心无愧,但心里难免一片悲凉。她虽交游遍天下,但此刻却不想去找那些昔日的旧友道侣,徒添伤感。她此刻唯一的心愿便是找回师兄,便独自一人带着那只神鸠,沿着昔日师兄元神消失的方向慢慢巡查过去。

昔日邓隐曾说过魔宫所在乃是南方,且那日师兄元神也是往南飞遁,便猜想师兄元神必已回到宫中,所以芷仙便一路向南疆行来。她急于寻人,无心多做纠缠,又想那宫必然在野外灵秀之地,绝无可能混迹于人声鼎沸中,所以便有意避开城市,挑的路全是荒山野岭,灵脉天成的地方。虽然这一路人烟见稀,但好在河山壮丽,物华景美,其间边走边看,也少能稍稍排遣心怀。

此时跟十多年前那次寻剑之旅一样,她这次也是一人独行于荒山之间,往前不知路途如何,身后却再没什么靠山。只好在她此刻修道早已小有所成,又多曾几经战阵和变故,再也不会像当初那样子,满心的惶惶恐恐了,反倒能放开心怀,随遇而安。

(66 / 77)
蜀山乱

蜀山乱

作者:云飞洛晚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否

云飞始终不明白,大学毕业当晚,随随便便许个愿都能被流星砸中。一缕青烟,打开了两个世界的连接口,可怜的云飞就这样来到了蜀山的世界中,成了蜀山中出了名的倒霉又没出息的某人。不过,既然来了,自然我命由我不由天!既然来了,不闹个轰轰烈烈怎么可以!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