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小说作者是韦亚 盗墓亡神全文章节列表

时间:2020-02-12 02:45 /奇幻科幻 / 编辑:杨辉
主角叫长江倒,和八戒,狼尸,白老鼠,黑老鼠的小说是《盗墓亡神》,是作者韦亚所编写的奇幻科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瞪着八戒骂道:“你大爷的,你小爷我就那么没眼

盗墓亡神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现代

《盗墓亡神》在线阅读

《盗墓亡神》第29章

我瞪着八戒骂道:“你大爷的,你小爷我就那么没眼光?”

这回八戒愣住了,道:“看上蓝月你还觉得没眼光?”

我一惊,道:“你说的是蓝月啊?”

八戒道:“那你以为呢?”

我摇着头说了一句没什么,但是八戒这么说蓝月还是让我觉得憋屈的慌,其实我看得出来八戒对蓝月一直不是那么由衷真心的,我估计是因为蓝月这一路上把所有的风采都占了,一向大男子主义的八戒有些受不了多次靠个娘们相救,所以才会对蓝月心存介怀,可反过来一想八戒又不像这么小心眼的人,他和蓝月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而这个冲突也正是他们彼此不信任对方的契合点。

我的腿支撑不了多久,勉勉强强地靠着八戒身边坐下了,道:“她哪里得罪你了?你他妈的怀疑谁老子都信,就她老子打死也不信,如果没有她这一路上保驾护航咱们老早就见祖宗了,你还能在这悠闲的高谈阔论吗?”

八戒指着我道:“你瞧你,你瞧你,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急成这样,我就知道提她你准跟我急眼,谁叫她是个娘们,我是个爷们了。”

八戒的话臊的我脸通红,我有些不自在地说道:“你他娘的少给我岔开话题,说正事,这事和蓝月有啥关系啊?”

八戒从兜里掏出了一团东西塞在了我的手里,道:“打开看看。”

我依言打开一看是一张团在一起的纸条,展开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这字很是眼熟却不认识,是最近我们常见却不得其解的蝌蚪文。这回我就更加不解了,又是蝌蚪文的又是蓝月的,我摇着头道:“还是不明白,现在我是越来越糊涂了。”

八戒神秘兮兮地说道:“这张纸条是从蓝月身上掉下来的,被我无意间捡到的。”

我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啊?”

八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小子比起你二叔还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这张纸条就是在你和蓝月出去追神秘人的时候掉的,我迷迷糊糊的被一个大个子拖走了,直接扔进了那口大鼎里了,这都不是重点,我怀疑在这里除了我们和丽萍他们一家子之外还有人,而且这个人和蓝月似乎有些潜移默化的关系。”

八戒的话我虽然听得稀里糊涂的,但是有些事发生当时我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首先我们在狼尸洞里第一次来偷狼尸的确是饿了好几天的大块头,第二天晚上似乎就是另外一个人了,虽然我当时处于假睡状态又感冒未愈,但是我还隐隐约约的觉得那个人和第一晚上偷狼尸的人不同,只是当时没想那么多,只知道是个大个子,现在经八戒一说一些原本模糊的事此刻也豁然开朗了。

第二天晚上那个人在搜我们身的时候,一定就是趁这个空档将那张纸条偷偷地塞在蓝月身上的,而蓝月一定也是趁我不备悄悄地看了纸条上的内容,然后她就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我联手演出了那场戏,目的就是调虎离山。起初受蓝月的误导我一直以为大个子只有一个人虽然也有小小的怀疑过,但是我实在是太相信蓝月,所以就一点心眼也没留,现在想来要不是八戒这个人颇为幸运还真被我搭进去了。

那个真正的神秘人趁着我和蓝月出去追大块头的时候就将八戒拖走弄到大鼎里祭祀了,那么也就是说神秘人和大鼎应该有些关系,于是我提议我们到里面有恶鬼凶煞石雕,白狼铁雕还有类似司母戊鼎的那个墓室里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也说不定。

八戒点着头道:“我怀疑小石头就是被神秘人弄走祭祀的,一定是看我逃了,就再找个人充数。”

第52章

我和八戒合计来合计去还是觉得那个鬼墓室最有可疑,于是便马不停蹄往那个墓室跑去,心里暗想脑子再笨点反应慢点,这会子说不定小石头在大厅里被什么东西折磨着呢。鬼墓室离我们这边还是段距离的,等我和八戒跑到那里的时候就听见小石头在里面嗷嗷直叫。

我和八戒登上上次叠在一起的棺材,几个大步就迈了上去,往鼎里一看还真是小石头。可能因为没接触过外边世界的缘故,小石头不会说话,发生的声音只有那么几个音节,还是在极度激动的时候才会条件发射地发出来,小石头这次大概是真的吓坏了,一个劲地嚎叫着,本来已经白的几乎透明的脸更是阴森的没法见人了。

小石头躺的不是注满腐心蚀骨虫的人皮囊中也不是鼎的最底部,他下面似乎还有一层很硬的东西,不过不管怎么说没有腐心蚀骨虫就是好事,这样救小石头可就容易的多了,于是我和八戒还用老办法,就是上次那个滑轮,幸好当时没有欠手把它卸了,要不这会子还说不上要费多大的事呢。

小石头被我和八戒从大鼎里拉出来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着我们呜呜呜说了一串我们听不懂的话,不过奇怪的很小石头发出的声音不像一般由于后天因素造成的半语子,也不像刚学说话的婴孩,他的声音很成熟和他的年纪很搭边,虽说因为害怕紧张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是在以正常的方式在和我们沟通,只是我们不懂他的那种语言所表达的意思,换句话说他是在说话,是在用另一种语言在跟我们对话。

说来也好笑我们三个大男人鸡同鸭讲地聊了半天才发现语言不通,最后只好干瞪眼了,不过八戒却是瞧出了一些门道捅了捅我说道:“小陈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自打进到这个鬼地方之后看不懂的文字就是蝌蚪文,听不懂的话就是火星话,你说有没有可能蝌蚪文和他说的火星话是一种语言呢。”

我一拍脑门道:“还真说不定,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八戒你又没有发现你自打蓝月走了以后你就变聪明了?”

前一句话八戒听得还乐得屁颠屁颠的,后一句话一出口八戒的脸一下子就聊下来了,不大高兴地说道:“什么叫她走了以后我就聪明了?好像她在的时候我就不聪明了似的,再说她才走了哪么大的一会儿你就念念不忘了?”

我就知道八戒很介意蓝月比他能干,这家伙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谁抢了他的风头都可以就是女人不行,所以这会子蓝月不在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在我面前耍威风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还跟一个女人计较呢?你是不是还因为被拖到大鼎里的事不高兴啊?可是这事还蹊跷的很,也不一定就像你说的那样,很可能这中间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准啊。”

我一直都知道蓝月这个人神神秘秘的,而她也的确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和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但不管怎么样我在她身上从来都没有觉得她有害我们的意思,反而还一次次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们,如果不是她说不定这会儿我还在白狼肚子里等着投胎呢。可是八戒的推理也是很有道理的,我和蓝月没耽误一点时间去追那个神秘人,按理说我们和他的距离不会太远,可是他怎么能有时间再回到墓室里把八戒拖走呢?如果这个推测成立的话就是我和蓝月追的是大块头,那个神秘人就是趁这个空档将八戒弄走的,也就是这个神秘人充分地利用了他和大块头形似的便利条件混淆了我们的视线,造成了中间种种的误会,可是这并不能说明蓝月和神秘人就是串通的啊。

现在只等蓝月回来之后再问她了,但愿她平安无事了。八戒跟我说蓝月是不会回来的,她就是想利用追大头尸胎的这个借口来脱身,八戒的话是很有道理,可是蓝月连粮食都没拿,这就是说她是在无准备无预谋的情况下走的,那就不像八戒说的那样是为了脱身才离开我们的。

八戒见我一个劲地说蓝月的好话老大不高兴死说道:“你这个人就是见利忘义重色轻友。”

我摇头一笑道:“我还真是奇怪,前两天你和蓝月还一个鼻眼出气呢,说我是被二叔给算计了,说的头头是道的,怎么现在就各说各的了。”

八戒叹了一口气道:“小陈你记住一句话我和你二叔始终都是一伙的。二爷从打进狼头村就注意到蓝月了,可是派出去的人无论怎么查都找不到一点关于蓝月身份背景的信息,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我想了一会儿,知道八戒的问题不会太难,于是头不抬眼没睁地回答道:“说明蓝月很神秘,是一个有着非常故事的人。”

八戒鄙夷地瞪了我一眼道:“大学生别在这里文绉绉的了,你以为言情小说啊,说得那么浪漫。没背景的人就说明她的背景很大,大到不能让任何人查到,所以二爷一直都想找机会试探她是敌是友,但是在荒地上第八人的出现使计划略微地发生了改变,所以那天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蓝月,我家祖传就我一个大活人,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药粉,只是我没想到我这点雕虫小技也能让她上当,这就足以说明她也不是万能的。”

哇靠,这整个就是一部碟中谍啊,还玩起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把戏了,而我在二叔整部计划里就是一块砖,哪里有需要往哪里搬,说到最终我始终是这个计划乃至于整个行动的局外人,这个认知让我觉得有些难堪,我赌气地扭过头索性连八戒也不理了。

八戒知道我这个人有点小脾气,被家里人惯的,若换成平常他才不会顺着我呢,只是这次怎么说都是他们有愧于我,所以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一直没动静的小石头见我们消停了他倒是坐不住了,扯着我的衣领子像老杨抓小鸡似的提着我往大鼎里看,我被迫把脑袋往大鼎里一伸,顿时吓了一大跳,这大鼎内居然躺着一个棺材,红檀木的还带着香味呢,虽然材质不上顶级上好的,但却是别有一番风味,主要是棺材盖上刻的铭文使整个并不起眼的棺材立马多了一丝艺术气息和研究价值。

八戒一看见棺材就赶上看见亲爹了似的,拦都拦不住直接就跳进去了,他趴在棺材盖上一个劲地研究着,不过这个现代文盲看了半天也没弄出来一个说法,最后不得不拉下脸求助于我了。

棺材盖上的字是铜鼎文,也就是秦始皇没有统一文字之前的字体,还好我对古文字有些研究,所以这篇铭文还难不倒我。八戒一听我能译出棺材盖上的文字乐得屁颠颠的,一个劲地问我上面有没有提到什么绝世宝藏什么的。

我粗略地看了一遍,之后有些幸灾乐祸地告诉八戒这上面没有写藏宝的具体位置,是死者的手札,也就是一些生平事迹,大多数都是一些歌功颂德的不值得一提,八戒一听这话两只肩膀子立马就耷了下来了,不过这种情况只维持了一秒钟,下一秒马上又精神了起来抓住我的手腕问道:“这是不是秦始皇的棺椁啊?要是的话咱们就发了。”

我甩开他的手道:“你能不能别做梦娶媳妇竟想着美事啊?秦始皇的主意你也敢打?”

八戒蹭了蹭鼻子觉得很是无趣,倒是小石头格外的上心抓着我的手一个劲地指着棺材盖示意我翻译,我心想这个小石头年纪比我小不了多少,但却像孩子似的天真,那无邪的表情就像一个等着大人讲故事的孩子。

第53章

红檀木棺材盖上记录的是候生的一生,从他的身世到发迹再到他的生前死后,虽然寥寥数笔但却十分细致。这个候生很是聪明,知道他死后赵氏家族和秦始皇都不会放过他,于是他就想到了一个一石二鸟之计,利用助秦始皇修建地下宫殿这个理由,他在整个墓穴中布满了机关,我们经历的八卦门两仪路以及四象镜都是这个人设计,很难想象两千多年前的人居然会如此超前,可以利用现代人的智慧制作出如此缜密的机关。

候生设计这样的机关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防止赵家人反水在他死后将他逐出狼尸福地,那么这上面所说的大计划就彻底胎死腹中了,当然防患于未然的同时也防备的那个阴晴不定的始皇帝,因为他做了一件欺骗秦始皇的事,而且这事似乎在他死后就会被发现。第二个理由是那个大计划和他欺骗的事应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因果关系。秦始皇坐拥天下之后一心就想着如何长生不老了,于是儒生术士一下子就成了他身边的红人,这个候生更是红人中的红人,他虽名利地位比不上徐福,但其实他是在替秦始皇做一件绝密大事,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使他萌生了欺君之意。

记得在大厅中间那个深不见底好藏着史前巨鳄的血池壁浮雕上刻着徐福与秦始皇渡江东游的那个游历记录,其实他们那次去的就是蓬莱山,传说中的四大仙山之一。这个仙迹虽然是徐福发现的,但是这山上却有着一件神物,据说有了它就能起死回生,于是秦始皇为了不再节外生枝就瞒着所有人给候生下达了一个命令就是在他们离开后候生要继续留在蓬莱山做那件事。

这件大事和玉棺里的人蛹还是有着莫大关系的,据铭文上所说的,候生奉命留在蓬莱山上就是等着一只蚕吐丝,这种蚕就是金蚕,吐出的丝织成蛹就是人蛹穿得金蚕衣。金蚕蓬莱山上只有一只,所以要制成一件完整的金蚕衣也绝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可是就是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候生的胆子和野心也大了起来,他开始打着自己的如意小算盘了,首先他把织好的金蚕衣收起来骗说秦始皇金蚕吐丝的任务还没完成,其实在这期间他就开始研究怎么样利用金蚕衣来达到起死回生的神效了。

血尸祭祀也是候生想出来的把戏,其实就是训练一些为自己卖命的奴才,这样不但可以利用他们来对付闯进墓穴中的盗墓贼同时也能起到牵制赵氏家族的作用,赵家的人会不但地制造血尸,一来是保护在里面守墓的亲人,二来也是提供给候生的,只有这样候生才会保证墓穴里的机关正常启动,也就是说血尸祭祀石门的里面很有可能有一个总机关,只有不断地祭祀,这些神秘的机关才会一直发挥着作用,一旦赵氏家族的人有异心,就不会有血尸祭祀,那么石门后面的机关就不会启动,整个墓穴就会是一个没有任何保险防范措施的金库,那么盗墓贼就会犹如出入无人之境了。

候生死后他的两个仆人就悄悄地把他的棺材放入了大鼎中,利用鼎的结实来保护棺椁,至于腐心蚀骨虫也是他们想出保护棺椁不被发现的一种措施,只是为什么长江倒白浪的祖辈都成了腐心蚀骨虫的祭品,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的上面没有记载,我也不好妄加猜测。

不过我想候生一定是穿着那件金蚕衣入棺的,只是似乎除了金蚕衣好像应该还有一些环节,要不玉棺中的人蛹也不会弄成那样了,可是金蚕衣不是应该一直穿在候生身上吗?怎么会无缘无故地穿在玉棺里的人身上呢?穿在他身上之后怎么又会被偷走呢,还有那个人蛹又是谁呢?

铭文上没有解答我的疑问,不过也总算把一些零碎的信息窜在了一起,整件事的大脉络总算是有了一个着落。铭文的落款是两个人的名字,一男一女,我想应该是候生的那两个仆人吧。

(29 / 41)
盗墓亡神

盗墓亡神

作者:韦亚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晋江VIP完结 文案 神秘特殊的符号,看不懂的畸形文字,听不懂的奇怪语言,这其中究竟隐含着怎么样不为人知的秘密呢?究竟两千多年前秦始皇修建的地下宫殿里埋藏了什么?一个个解不开的谜团似乎和身边每个人的特殊经历与神秘的背景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关系,究竟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一旦开始了就停不下来了。真正令他们恐怖的是绿眼睛的狼人,形化了的人蛹,血腥残忍的祭祀,古老的炼丹秘方还是谜一样的真相? ps:我就是泰坦尼克,明知道是冰山,还是撞上去了,所以才一沉到底。文中涉及到历史人物以及事件,虽然有虚构成分,但还是有些根据的,希望大家不要太较真,另外文中的疑团会慢慢揭晓的,绝对不是坑,而且都是有关联的,希望大家多多提意见,不足的地方偶一定会改进的。还有偶不怎么会写文案,见谅!见谅! 内容标签:惊悚悬疑 盗墓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松 ┃ 配角: ┃ 其它:盗墓 晋江分类是言情,可是这貌似是个男主视角的盗墓文,所以也不知道该不该发到武侠或者科幻恐怖去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