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终极一家同人)终极系列之雪舞纷飞漫长空(陌雪和阿扣)小说精彩阅读by君悦巍

时间:2019-06-20 10:02 /奇幻科幻 / 编辑:若言
主角叫陌雪,阿扣的小说叫做《(终极一家同人)终极系列之雪舞纷飞漫长空》,本小说的作者是君悦巍所编写的奇幻科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陌雪的话让三位长老都突然浑身一僵,表情也
《(终极一家同人)终极系列之雪舞纷飞漫长空》第57章

陌雪的话让三位长老都突然浑身一僵,表情也变得十分古怪,不够毕竟都是异能界的元老,那些古怪也不过瞬间,陌雪和灸舞都没有过多在意。此时大长老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目光炯炯的盯着陌雪问道“原来是君越觉罗族长,正好我也有事想要请教。”“大长老想要知道什么?”陌雪坐到灸舞身边,浅笑着问道。“听说君瑀觉罗族长也曾任银时空盟顾问,与修共事许久,那对于修滞留银时空的原因想必也很清楚吧?”大长老将语气重重点在“滞留”这个词上。“滞留银时空?哦,那其实也是情有可原的。”陌雪语气轻描淡写道“总盟派哥是去银时空建立协助银时空盟,后又让哥帮助银时空盟建立银时空禁卫军,再后来又是叶思偍的事情,故而哥的归期才一拖再拖罢了。”

二长老一声冷哼“哼!如果只是这样,那为什么还有流言说修和叶宇香那个魔女有勾结?还是说其实和叶宇香真正有交情的是君瑀觉罗族长你呢?”灸舞听到二长老竟然这么说,不由狠狠瞪了一眼二长老,这句话可以说是不留一份情面了,这等于是在说陌雪勾结魔化人,他知道二长老敢这么说不过是以为陌雪一个女生没有根基,所以想将流言中的罪责全部推给陌雪来保全修,但这也未免太过分了!灸舞正要开口,陌雪却拍了拍他的手,巧笑嫣然的对三位长老笑道“不错,我和阿香的交情是蛮深的。”此话一出,三位长老都不禁一怔,就这么···这么承认了?“何止我呢?夏天、夏宇是阿香堂哥,寒和夏美式阿香同学,夏流阿公是阿香师父,兰陵王和阿扣也是阿香的朋友。哦,对了!银时空盟的庞统先生还是阿香的青梅竹马,五虎将、强辩团更是阿香的生死之交。三位长老,我与阿香有交情,很奇怪吗?”

“呵···咳!”灸舞一下没忍住的笑了出声,忙干咳一声端起蜂蜜水低头去喝来掩饰脸上的笑意。干得漂亮!灸舞在心里为陌雪竖了个大拇指,这句话太有杀伤力了!一下子将铁时空盟的高层和银时空盟的高层全都拉下了水。是啊!是有很深的交情啊!可又不止一人和阿香有交情,还有那么多名扬十二时空的大人物呢,呼延觉罗族总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吧?这么多人他们也惹不起啊!三位长老,尤其是二长老的脸色都快成酱紫色了,二长老气得发抖只想冲上去攻击陌雪,被三长老思思压住。陌雪则像什么都没做过一样,靠坐着沙发,就着灸舞的手喝了口蜂蜜水。这时一直沉默的三长老开了口“那盟主和君越觉罗族长能否给我们一句准话呢》修和叶宇香只见到底有没有那种关系?”

“三长老想问的是哪种关系?”灸舞反问。大长老一咬牙,索性直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男女之情?他们到底是不是恋人关系?”灸舞和陌雪对视一眼,灸舞略默了一下后道“如果是,怎样?如果不是,又怎样?三位长老想做什么?”“若不是,那当然是最好,既然盟主与夏家都想护她,她也没做什么坏事,那呼延觉罗族绝不会多事。但若是的话···”大长老停顿了一下,语气肃穆,略带杀意“我呼延觉罗族决不允许任何错误继续发展下去,纵使修是少主,呼延觉罗族的家法也不是摆设的!也请盟主和夏家都不要干涉我族的事务!”话语中警告的意思十分明显。

灸舞认真的与大长老满目肃杀的双眼对视着,大长老这句话语带双关,既说清楚了他们的态度,也是在警告,如果修和阿香到此为止,那么以前的事情他们也会既往不咎,但若是修和阿香继续坚持的话,那不光阿香,就连修也绝讨不到好!“啊!”正当灸舞在思量着呀如何应对的时候,三长老突然一声惨叫,仰面倒在沙发上。

“三弟!”大长老和二长老大惊失色,忙去查看二长老。灸舞却是下意识的看向陌雪,随即不由心中一跳,陌雪缓缓抬起头,不知何时双眸有墨黑染成了赤金,正冷冷的看着倒在沙发上的三长老,只听陌雪语带嘲讽“早知呼延觉罗族摄心术厉害非凡,没想到三长老擅长的到时读心术啊?”三长老不可置信的看着陌雪,嘴唇直颤,怎么会这样?他的读心术虽不比韩克拉玛家族的人天赋异禀,但他也练了怎么多年了,就算碰上韩克拉玛家族实力上等的战士也是不差的,怎么会被一个小丫头破掉?直到他看到陌雪赤金的双眸后,他才明白过来,他忽略了一个重点,这个丫头姓君瑀觉罗!是君瑀觉罗族长!

“怎么样?”陌雪冷笑着“看到什么了?我的记忆不知可满足了三长老的好奇了?”她早就发现三长老在用读心术在读自己的记忆了,只是之前隐忍不发罢了。“三位长老这是想干什么?当着本座的面也敢如此放肆!你们眼里还有本座这个盟主吗?”灸舞眉宇间弥漫着一股冷冽的怒意,看着三个长老,眸子中寒气四溢,唇角下抿,明显很是不虞。灸舞不喜欢用身份压人,也很少用自称的尊称,可三位长老的行为真的惹火他了,这是对陌雪的不尊重,是他无法忍受的!

三位长老面面相觑,无比尴尬,被当场抓到也无可抵赖。陌雪金色的双眸中讥讽之意十分明显“三位长老觉得与有魔化血统的人交往是有辱呼延觉罗族名誉与威望的事,可不知若是三长老偷窥他人记忆的事传出去,会不会更令呼延觉罗族蒙羞呢?”灸舞严厉的目光扫视着三位长老“你们真是太令本座失望了!自诩为白道,却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是有损铁时空盟的脸面!”边说边将异能威压从体内释放而出。感受到灸舞的怒火与威压,三位长老只得低头不敢回嘴,谁让他们理亏呢?同时他们也听清了灸舞和陌雪的话外之意,再纠缠下去,万一真惹毛了这两位,那今天这件事就一定会传出去,现在他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走为上策吧。大长老忙对灸舞和陌雪一欠身“对不起,盟主、君瑀觉罗族长,今天的事是我们莽撞了,他日一定登门向君瑀觉罗族长道歉,今日我们就先告辞了。”随后,在灸舞和陌雪的默许下,带着二长老和三长老灰溜溜的离开了办公室。

“咳···咳···咳···”三位长老走后,灸舞突然又猛地咳了起来,靠在沙发上,紧闭双眸,面容苍白,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着,他刚才异能威压的使用又耗损了异能。“灸舞!”陌雪心都提了起来,忙帮灸舞顺抚着胸口,双眸满是焦急“灸舞你怎么了?怎么又咳嗽了?要不还是找医仙看看吧?”说着陌雪站起身就想去找医仙。“不要。”灸舞忙拉住陌雪,努力平复着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灸舞端起杯子,将杯中剩余的蜂蜜水一口气全灌了下去,总算是慢慢不再咳嗽了。灸舞抬眸对陌雪灿烂一笑,硬拉着陌雪坐下“我没事的,只是刚才被三长老给气到了,多以才又咳嗽了,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别担心了。”“可是···”陌雪还是不放心。“这么点咳嗽就去打扰医仙,多不好?医仙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想挨骂。”灸舞殷殷劝着陌雪,不能让陌雪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陌雪想了想,还是听从了灸舞的话,但还是严厉的对灸舞要求的道“但是你要保证,如果病情还一直不好的话,就必须去找医仙看了!”“好好好!我听你的还不行吗?”灸舞无奈点头,然后岔开话题“刚才三长老有从你的记忆里看到什么吗?”陌雪笑了笑“放心,他看到的只会是我想让他看到的,都是关于阿香和我之间的事以及她帮助我们的记忆,最好是能让他们对阿香少些敌意。”“这样就好,但这件事还没有结束,我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是谁将流言放出去的?他又是怎么知晓的?他还想做什么?目的又是什么?”灸舞眉心皱起,他有种不好的预感。“的确,这样吧,我已经通知了叶宇策和哥,大家一起商议一下吧。”陌雪也有同感,便提议道。

☆、chapter 221

夏家

修从金时空回来后立刻冲去了夏季,一进门他就冲到阿香身边坐下,紧张的四下查看阿香有没有受伤,边紧张的问道“阿香,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我说修大师啊!你就算很紧张阿香,也不用这么把我当空气吧!”阿扣原本坐在阿香身边,谁知修竟然一回来就仿佛他是空气一般,很是无视的就一下挤开了!要不是夏天扶了他一把,他差点就脸着地的摔趴在地了!“阿香,对不起。”修真像是将阿扣当空气了,完全没理会阿扣的话,只因自己没有保护好阿香,让阿香被自己的族人误会而很是愧疚的向阿香道歉,直气得一旁的阿扣火冒三丈,要不是夏天拦着,他绝对要和修打一架了!重色轻友啊!

“放心,我没事。”阿香被修和阿扣逗得一笑,开口安抚着愧疚的修道。仔细检查过后,见阿香确实没有什么事,修才放下了一直自从听到消息后悬在嗓子眼的心,对刚才被他忽略的灸舞等人道谢“这次多谢大家了。”随后歉意的看向阿扣“阿扣,抱歉。”“哼!”阿扣撇头哼了一声,不过也算是接受修的道歉了。灸舞则耸了耸肩“阿香也是我们的朋友,保护她是应该的,不过修,我恐怕这件事难以善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修有些无谓的轻笑了笑“盟主,我早就说过,我一定要和阿香在一起,其他的,身份地位异能,我都无所谓了。”感受到身旁的阿香突然攥紧自己的手,修安慰的拍了拍阿香的手,随后表情渐渐严肃“只是我和阿香的事怎么会传出去?”他不在乎自己,但是却不得不考虑阿香的安全。

“我已经让右卫去调查过了,最近异能界暗下流言纷纷,哥和阿香的事被添油加醋的传了出去,源头已不可查,不过我们暂时怀疑叶赫那拉家族那边出的问题。”陌雪说出她这边的调查结果。“叶赫那拉家?叶宇策不会说出去的才对,那还有谁能知道呢?”夏宇疑惑。“叶宇策那儿已经通知过了,叶赫那拉家应该是流言的源头,流言中多涉及银时空的细节,可叶赫那拉家族知道的人也不多吧?会是谁呢?”灸舞也很是不解。“叶宇策、叶思偍、大长老。应该只有他们三个人吧?”兰陵王边数边推测,“后两者已死,只剩叶宇策了,会不会是叶宇策无意间泄露了风声?”

众人都沉默了,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几率微乎其微,可现在他们也想不出其他的合理解释了。“好了。”灸舞拍了拍手,“这件事交给叶宇策去查,我们现在的最大麻烦是来于呼延觉罗三位长老。”“可是现在修和阿香的事已经曝光了,再瞒也瞒不下去了啊。”阿扣苦恼的用鬼战音叉敲了敲头,众人也都是一脸难色。灸舞最终还是看向修问道“修,这怎么说毕竟也是你的家务事,你觉得三位长老会如何处理这件事?”要论了解与熟悉呼延觉罗族三位长老,没谁比得过修。修听到灸舞的问后,神情也不禁有些沉重,“三位长老是自从我父母去世后就一直辅佐和帮助我掌管呼延觉罗族的,他们对呼延觉罗族,对白道的忠诚毋庸置疑。他们对我期望甚高,也很是回护我,像这次,他们听流言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制裁惩罚我,而是想带走阿香,就是不想让我收到诋毁和重责,所以···”修沉默了一瞬,他不能的真的去对付呼延觉罗三位长老,可他更不能放弃阿香,所以现在他算是陷入了两难之境。

大家都明白修的意思了,这件事难就难在他们应付的不是敌人,而是不能伤害的长辈,所以暂时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陌雪叹了口气,随即看向阿香,叮嘱道“阿香,你最近还是少出门微妙,如果一定要出门,也要人陪着。”又看向修“哥,你也还是先回呼延觉罗族一趟吧,好歹还是要交代一下的。”灸舞见事情陷入僵局,再讨论也没什么结果了,边站起身,向修道“修,夏天我已经让他先暂代你和东城卫出任务去了,你就安心专心的把这件事处理好。不过也别总待在二人世界里,距离产生美,别忍不住产出个第三人来,毕竟阿香现在还没高中毕业呢。”说完就和夏宇他们打了个招呼,带着陌雪离开了夏家,只留面红耳赤的修和陌雪,以及一众幸灾乐祸偷笑中的观众。

一走出夏家,陌雪便奇怪的打量着灸舞道“虽说雄哥和叶叔叔他们去过二人世界不在家,但以你的性格来说 ,怎么也要在夏家吃一顿才对吧,怎么,夏宇现在的厨艺不合你的口味了?”灸舞拉着陌雪的手晃了晃“因为我想和你过二人世界啊!”“二人世界?”陌雪黑线的看着笑嘻嘻的灸舞“你刚才还提醒过哥吧?还是说灸舞盟主您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有吗?”灸舞一脸无辜的镖旗,可随机就将脸凑近陌雪,“还是说陌雪你想我放火?”陌雪被灸舞突然凑近的脸和调戏弄得满脸红霞,伸手想推开灸舞,谁知灸舞的动作却比陌雪还要快,猛地将陌雪往后一推,也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灸舞!”陌雪被灸舞猛地推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灸舞被一道强大的异能穿胸而过,异能散发出的刺目晃眼的光线,只见那刺目的光芒中,那如同噩梦般的死寂,那本应永远俊挺的身影···倒下···从未有过的恐惧让她的喉中不自觉的发出绝望的呼喊,嘶哑的简直让她难以相信那是她的声音,泪水狂涌而下,她扑上去死命的抱住那被异能击中倒下的身影,那苍白的面容,紧闭的双眼,无色的双唇流淌下蜿蜒的鲜血。灸舞对她的呼唤没有一丝反应,好像···不!不是的!灸舞胸口微弱的起伏告诉陌雪,那只是好像!

又是一道强大的异能就袭向无知无觉中的陌雪以及她怀中的灸舞,不过这道异能并没能伤害到陌雪和灸舞。“神风斩!呜拉巴哈!斩!”听到动静的众人赶来,修反应迅速用神风斩打散了进攻的异能,可那异能强大到修自己呀退了两步才站稳。同时,红色闪现,夏宇放出了鬼凤,直袭向攻击来的方向,立刻,树林中及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其余人忙去看灸舞的情况,修、兰陵王、阿扣都忙将异能输入灸舞体内,阿香和寒见陌雪只知呆滞的抱着怀中的灸舞,不论怎么拉都不松手,只得现努力安抚着陌雪,“韫倾你冷静儿点,盟主不会有事的。”阿香劝道。“陌雪,盟主不会死的。”寒也道。陌雪抬起头怔怔的看了阿香和寒几秒,才小心翼翼的开口“灸舞,他还活着,他不会死的,对不对?”阿香忙点头“对,盟主还活着,他不会出事的。”阿香心中不由默默叹气,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失魂落魄的韫倾,是只为盟主吧?“陌雪,我现在就通知医仙,你冷静点儿。”寒赶忙通知医仙。

陌雪看着怀中脸色在修、兰陵王、阿扣三人合力输送异能下渐渐不再那么苍白的灸舞,眼中渐渐恢复了清明,但随之浮现的是深入骨髓的恨意与寒刺冰冷的杀意。将灸舞小心的托放给修后,陌雪站起身,身上散发出的令人胆寒的凌冽,犹如一柄久藏鞘中的利刃,不仅没有因为久未出鞘而黯淡失色,反而越发内敛沉重,让人一见便心惊胆战。只见陌雪手中闪现绝云剑,忽的杀向树林,直杀向树林中正与鬼凤颤抖的一个黑袍人。黑袍人被突然冲入战局的陌雪杀了个措手不及,忙格挡着后退,可完全不在乎自己只知猛烈攻击的陌雪让他苦不堪言。鬼凤的攻击,他尚还可以与之打个平手,可再加上正处于暴怒阶段,杀意正浓的陌雪后,他根本无法应对了,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吧。黑袍人一招荡开鬼凤和陌雪的攻击后,突然想灸舞等人的方向击出了一道异能,陌雪和鬼凤赶忙回援,却是来不及了,最后还是兰陵王及时发现,抽出异能撑起气场防护罩挡住了攻击。黑袍人觅到空隙,飞身想远处逃窜,速度极快,鬼凤和陌雪再反身去追已是来不及了。陌雪见此,一声冷笑,猛地握紧双拳,口中冷语如冰“冰刃!”来不及追他,不代表自己就动不了他了!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很明显,黑袍人被陌雪掌控的水化为的冰刃刺中了。鬼凤和陌雪追过去,可却不见了任何踪影,只有一个陌雪制出的冰刃上沾满鲜血,断成两半掉落在地。“竟然让他跑了!”鬼凤一脚踢上地上的冰刃,不甘又气愤的看向陌雪,很明显是个狠角色,竟然能这么快的反应过来,不顾伤痛的砍断插入身体的冰刃逃脱!“他逃不了一辈子!”陌雪语气冷然,敢伤灸舞,她会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想到受伤昏迷的灸舞,陌雪和鬼凤忙往回瞬移。

修见陌雪和鬼凤空手而归,便知道没有捉到人,但现在也是不能再耽搁了,盟主伤得很重,急需治疗,修背起灸舞“医仙已经赶去招待所了,我们也赶快过去吧。”几秒后,原地只剩灸舞流出的鲜血染红的地面,宣告着曾在这里发生过的险情。

☆、chapter 222

作者有话要说:前几天的询问取得的结果是,我在除夕那天还是会继续更新正文,希望大家继续阅读,敬请期待···(一篇很肥的哦!)

叶赫那拉家

叶宇策打发走最后一批来探听消息的人后,有些烦躁的在叶赫那拉家范围内的树林中散心,但想到陌雪他们送来的消息,他却是越走越心烦。简直混蛋!到底是谁把阿香和修只见的事情说出去的啊?这件事除了银时空的一些人,灸舞等人,他外还有谁知道?脑海中忽的闪现一张面孔,叶宇策一愣,随即猛地摇了摇头,不对!不可能!那个人已经死了!或许是潜意识中叶宇策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所以当他回过神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是在一处荒僻的树林深处了。摇摇头,转身准备离开这里,却突然一阵微弱的对话声音传入他耳中,让他不由停下了脚步,这么偏僻的地方哪儿来的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叶宇策悄然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慢慢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靠近。直到走近时,叶宇策才吃惊的发现,在这片树林的深处竟然还有一个小小的木屋!叶宇策也不敢太靠近,以防被发现,便静静藏在木屋外几米处,偷听着因为木屋不隔音而不断传出的对话。

“您感觉怎么样?您这次的伤势不轻啊!”这个声音叶宇策还是很熟悉的,是他的堂弟叶宇权的声音,这个叶宇权一向很不省心,这次他又要干什么?只听一阵喑哑的声音答咳了一声“咳!我没事,只是没想到那个君陌雪竟然异能那么强,杀了我个措手不及!哼!不过这次我也重伤了灸舞,他活不了多久了!”那语气中不掩得意,可让叶宇策不可置信,差点儿忍不住冲进木屋的,却不是那话中灸舞重伤的消息,而是这个声音,他相当熟悉,甚至比叶宇权的声音还熟悉的,他不敢相信的一个人的声音,这个人明明···

“二伯,您不是只重伤了灸舞吗?现在黠谷医仙就在白道啊,他医术极高,要救回灸舞还是可以做到的。”叶宇权似乎有些不确定,小心翼翼的问道。正是叶宇权的这句话一下验证了叶宇策之前不敢相信的猜测,二伯,叶宇权是叶思思的儿子,所以叶宇权的伯父只有两个,即叶雄霸的儿子,叶思仁是老大,所以能被叶宇权称为二伯的人也只有叶宇策、阿香的父亲,叶思偍——叶思偍!不!这怎么可能?叶宇策一时间脑海中一片混乱,他那个因丧失了异能与魔性,跳入虫洞,本应该已经死了的父亲,竟然还活着?高兴?痛恨?愤怒?心中五味杂陈的他得呆愣的继续隐着身形和气息,听着木屋内的对话。

“黠谷医仙的医术的确相当高明,可是现在就是神仙都救不了灸舞了!狄阿布罗魔尊已经开始行动了,现在铁时空的防护磁场供应主要来自于无心弓和冥界磁石,灸舞是只需隔一段时间小小输入些白道异能来引导,将无心弓中地魔化异能转化为白道异能,以此来支撑防护磁场即可。可惜啊···”叶思偍冷笑着“他们没料到的是,当年制造无心弓的时候,魔尊就留了一手,留下了一颗与无心弓原料黑曜石,相互联系的同源黑曜石!无心弓毕竟是魔物,充满了魔化异能,只要魔尊往留在魔界的同源黑曜石内输入魔化异能,那么无心弓内的魔性就会越来越强,为了克制无心弓,灸舞所要输入为导引的异能也就越来越多,次数也会越来越频繁,到最后,他所输入的异能甚至要超过他直接支撑防滑磁场所需的能量,现在他又遭受了我的重击,却又不能放弃防护磁场,你说,医仙的本事就是再大,能救一个不想死却只能找死的人吗?”

“二伯,可若是灸舞将无心弓取出来,或和夏天轮流输入异能,那我们怎么办?”叶宇权还是有些疑虑,灸舞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无心弓的蹊跷之处?“他无路可选!”叶思偍十分自得与畅快的说道“无心弓现在魔力那么强,除了魔,谁碰谁就会入魔,他不会冒险。至于夏天···”叶思偍顿了一下,语气转为阴沉,“铜时空的大战就要开始了,灸舞明白夏天这个终极铁克人的重要性,他就算死也不能用夏天,所以除了找死,别无选择。”叶宇权这才明白过来,正想恭维叶思偍两句,却听叶思偍突然话锋一转“但是!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就算灸舞死了,可铁时空盟还有那个背景强硬的君陌雪,精明能干的夏宇,富有经验的呼延觉罗·修,和实力强悍的终极铁克人夏天等人,终究乱不了!且魔尊的计划是要我等潜入铜时空,抵抗时空盟的攻击,同时掌控叶赫那拉家,再次回到魔界!不然魔尊能恢复我的魔性就能再毁了我!现在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这···呼延觉罗族三位长老暂时没了动静,不过灸舞这一出事,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有动作了,涉及呼延觉罗·修,他们是不会轻易善了的!只是叶宇策还在不断推动让叶赫那拉家并入白道的计划,已经说服好几位长老了。”叶宇权小心翼翼的回道。“哼!这个逆子!和叶宇香一样不肖!竟然投靠了差点杀了他们父亲的仇人!”叶思偍提起叶宇策和叶宇香就怒火中烧,“本来我还想念在父女之情上将叶宇香带回叶赫那拉家,恢复她的魔性,扶持她成为叶赫那拉家的掌门,以便我们完成魔尊的计划,但现在看来是难办了。这样,你最近再找点事给叶宇策,我们找个机会先去铜时空,等掌握了铜时空后,我们再反攻回来!”叶思偍在虫洞里受尽折磨才让狄阿布罗魔尊帮他恢复了魔性,而这一切的付出都会有回报的!他一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是!我明白了!您请放心!”叶宇权忙应了下来。叶思偍很是满意的笑着道“宇权啊,还是你最得我心意了,我那双不孝儿女要是有你一半好,我就是死也笑着瞑目了。”“二伯您过誉了,我一定会好好孝敬辅佐您,帮您铲除一切敌人!”叶宇权卑躬屈膝的向叶思偍表着忠心。“哈哈哈···好!好!好啊!”这般顺耳的话,叶思偍自是听着相当舒服。可听着屋内叶思偍得意畅快的大笑,站在外面的叶宇策却浑身寒意四起,满心悲凉,这就是他从小最尊敬最爱重的父亲?不!他记忆中那个父亲已经在他成为叶宇策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现在最重要的事将这件事告诉灸舞他们!见听得差不多了,叶宇策忙小心的悄然离去。

九五虚拟招待所

自从铁时空盟的基地搬去了时空大厦后,九五虚拟招待所内已经很久没有聚集过这么多人了,除了去出任务的夏天和陪着夏天同去的寒外,铁时空盟的高层基本上都到齐了。看着紧闭的房门,陌雪一动不动的守在门外,其他人也都静静守候着,直到阿扣无意中看到墙上挂钟上的时间时才惊叫道“我去!都四个小时了!那怎么还没动静啊?”除了陌雪依旧无动于衷外,其余人也不由心生不安,这世间也太久了吧?夏宇看向修“会不会太久了点?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修抬首看了看墙上的挂表,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张嘴想叫陌雪,但见陌雪无神的样子,还是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阿香“阿香,你有通知夏天和寒了吗?”虽说灸舞没事当然是最好,但修还要为铁时空多考虑些,万一灸舞真的倒下了,夏天在才能保证铁时空的防护磁场的安全。

阿香对修的问话却是毫无反应,只低头垂眸一语不发。“阿香?阿香?阿香你没事吧?”修这才发现了阿香的不对劲,忙摇了摇阿香,关切的问道。阿香被修这一摇,似乎惊醒了一般,猛地抬头看着修道“我想起来了!”但突然又否认的摇头“不!不会的!这不可能!他明明应该死了啊···”“阿香?你想起什么了?”修不解的看着很不对劲的阿香问道。阿香迟疑万分的开口道“我···我刚才听到了那个人的惨叫···我···”“阿香你是不是听出他的声音了?是谁啊?你倒是快说啊!”阿扣急切的催促阿香道。“阿香,那个人你很熟悉吗?”修见阿香很是迟疑,便慢慢一点一点问,见阿香点头,继续问道“那是一个本应该已经死了的人?”阿香继续点头。“阿香,你直接说吧,到底刺杀盟主和陌雪的人是谁?”夏宇也有些忍耐不住的道。阿香刚一咬牙想告诉大家时,灸舞房间的门却在此时打开了。

一直毫无反应的陌雪眼睛像是一下被点亮了般,便向房内冲去,却被出来开门的医仙拦住“别着急,他现在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我有件事要跟你们说。”陌雪压抑着心中的焦虑,看向医仙急切的问道“灸舞他到底怎么样了?什么叫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医仙先是将房门小心的关上,然后对上一众的人道“情况很不正常。”在众人尤其是陌雪满含杀意的眼神中,医仙解释道“我说的不正常不仅指这次的伤势,还是指盟主的身体状况。”

“身体状况?什么意思?”陌雪有些怔愣。医仙紧盯陌雪“盟主的异能之强我们都了解,怎么会挡不住这种攻击呢?最近的盟主的身体问题陌雪你一点都不知情吗?”“灸舞最近身体的确有些虚弱,常常咳嗽,脸色也不好,他自己说是感冒了,难道···”陌雪猛然醒悟过来,震惊的看着医仙“难道灸舞根本不是什么感冒?而是···”她不敢猜。众人也都十分震惊,只见医仙点头“盟主体内的异能量相当少,且似乎这样很久了,不要说今天这样的攻击了,就连摄心术这种非直接攻击性的异能也难以承受了。”“所以···医仙你的意思是?”陌雪呆愣的看着医仙。“盟主的问题十分危急,可我现在···找不到病源所在。”

☆、chapter 223

九五虚拟招待所

医仙的话对众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般的噩耗,找不到病源,就难以根治,那灸舞的生命就完全只能依靠医仙的医术与众人的异能来支撑他活下去,甚至到最后,就灸舞的病情再加重哪怕一分一毫都···会死···陌雪在听到医仙这样近乎宣告了灸舞的死亡通知单后,反倒突然冷静了下来,不,她不会让灸舞死的!灸舞明明答应会陪她执手一生的!脑中飞速运转着,忽灵光一现,抬头看着医仙急切问道“那如果我使用绝云箫吹奏《桃花渡》呢?”对啊!陌雪还有这个绝招呢!但众人喜悦的表情还未浮现在脸上,就见医仙皱眉道“你确定?你忘了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吗?盟主这次需要的异能会非常高!”“我没忘!可是我最多是耗费异能,可以慢慢修复,但灸舞他等不了!”陌雪表情坚定。修等人有些听不懂了,怎么好像陌雪为盟主治疗会付出极大的代价的样子?“陌雪,医仙,你们在说什么?陌雪为盟主治疗会令陌雪怎样吗?”夏宇边说边将目光盯向陌雪。

“没什么,吹奏《桃花渡》本就需要注入异能,损耗异能很正常。”陌雪淡淡的撇开头,不去看众人灼灼探究的目光。她没有说出医仙话中的隐意,上次她误伤灸舞时曾打算用绝云为灸舞治疗,但被医仙阻止了,因为医仙在研究后发现吹奏绝云箫为他人治疗,陌雪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桃花渡》最关键的就在那个“渡”字上,其实就是将陌雪体内的异能按照1:10的比例输入伤者体内,帮助伤快速修复。说实话,大多数伤其实伤者是可以依靠医治与药物、异能自我恢复的,不过时间会很长,所以伤者在伤势过重的情况下,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自我修复才会死。换而言之,吹奏绝云箫治疗的效果就是更加明显,缩短了炫耀治愈的时间来救急,并能治疗很多伤者无法自我恢复的伤势,比如中毒和现在这种短时间内找不到病源的伤病。但是副作用也是有的,陌雪将自身的异能输送给别人,输的不是太多时还好,一旦输的过多,陌雪也有受伤的风险,且吹奏次数过多的话,陌雪的身体也将难以承受《桃花渡》强大的转换能力,身体会受到损害。也因此,灸舞自上次开始就严禁陌雪使用绝云箫为他人治疗,不过一来是为了保护陌雪,二来也是想将这个技能作为杀手锏,自然需要保密,所以这件事至今也只有灸舞、陌雪、医仙三人知晓。

医仙早救料到陌雪会如此坚持,早有准备“陌雪,刚才的治疗过程中,盟主有苏醒过一会儿···”陌雪眉心一皱,果然,医仙淡淡扫了眼陌雪“盟主严禁你,使用绝云箫为他治疗。”“他不同意也没用!医仙你应该知道《桃花渡》就是用来救急的!既然你现在找不到病源,那我使用绝云会更便利不是吗?”陌雪依旧无动于衷。医仙有些无力反驳了,可吹奏绝云箫对陌雪来说有害无利,且盟主已有命令,他真的不能让陌雪为救盟主出事,只得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其他人。

修虽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医仙会如此反对陌雪为盟主治疗,但也大概能发下些许端倪了,便也开口想劝陌雪“陌雪···”“滴滴滴···”修的劝语还没说出口,他的手机却急促的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叶宇策的名字,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不安,接通电话“喂?是我,怎么···”修话还没问完就被叶宇策那边打断了。众人不知道叶宇策说了什么,只见修的脸色一下铁青,面上满是不可置信,一下惊呼“怎么可能?”喊出口后,修才想起这是灸舞的房外,忙压低声音“你在说什么?这不可能!”修又听了一会儿,最后艰难的点了下头,“好,我知道了,你先静观其变,千万别打草惊蛇了。”挂断电话后,修表情沉重的看向阿香“阿香,你之前听出的人,是叶思偍吧?”

阿香被吓了一跳,半晌才点头“是,但是这不可能···”“可现在这已经被证实你没听错了。”修直接了当道,他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刚才叶宇策告诉我,叶思偍不光活着,而且刺杀盟主的人正是他,他还和魔界合作,盟主身体出现状况正是魔界的阴谋,之后还有更大的阴谋!”随即,修将叶宇策听到的谈话和盘托出,众人听得脸色不禁越来越沉重。

灸舞房间

已经是深夜了,陌雪却依旧守在床边,其他人听到下午修的解释后,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分工后决定,由修、兰陵王去戒严铁克禁卫军,封锁灸舞重伤的消息,虽然叶思偍可能也会放出消息,但现在还是至少要瞒到灸舞苏醒。夏宇去时空大厦处理所有继续处理的公务,阿扣带领北城卫和陌鸢团右卫合作探听叶赫那拉家的一切动向消息,阿香则回夏家通知雄哥等人。灸莱接到消息后也立刻赶回了招待所,不过立刻又被陌雪派去夏家和阿公一起看守灭的入口了。现在招待所中只有陌雪以及怕灸舞会发生突发状况而留下的医仙,现在医仙也回房间去休息了,只剩陌雪还守着灸舞,边思考着叶思偍的事情。

忽然灸舞睡得很不安慰,他眉心突然紧紧皱起,似乎在挣扎着什么,忧心着什么,或者说在挣扎着要做什么。陌雪先是一惊,但很快明白过来,将异能缓缓输入灸舞体内,慢慢的,灸舞不再那么痛苦挣扎了,陌雪才收回异能,紧盯着床上的灸舞,期待着。如陌雪预料的一样,灸舞很快苏醒了过来,睁开双眼后,灸舞便将目光看向床边的陌雪,努力勉强勾出一个笑容“陌雪。”

陌雪冷着脸,从床头柜上端起一碗一直温着的药,用勺子一口一口送至灸舞嘴边,灸舞没有像以前一样嫌苦,陌雪送一口,他就喝一口,只是目光一直紧紧盯着陌雪。因为灸舞这次高度的配合,一碗药很快就见了底。陌雪端着碗站起身,转身欲离开房间,灸舞忙拉住了陌雪的手。就无敌呃手没有了往昔的温暖,冰凉的让陌雪的心跳都似滞停了一拍。拉住陌雪的力量很微弱,弱到一支羽毛似乎都握不住,可陌雪还是停住了脚步。只听灸舞虚弱的声音了带了份歉意、讨好和委屈,唤她“陌雪···”陌雪的眼圈被这一声唤红了一圈,浑身僵了一下,最后还是转身,将碗放回床头柜上,将灸舞因为拉她而伸出被子的手又塞了回去,坐在床边,扫了眼灸舞勉力的笑容“不舒服就别笑,丑死了。”

见陌雪理睬自己了,灸舞的双眸耀出灿烂的眸光,又从被中伸出手拉住陌雪的手,“不会啊,我看到陌雪就想笑嘛,再说了我笑起来怎么会不好看呢?”话语还算连贯,但依旧掩饰不住声音中的虚弱和疲倦。陌雪没有说话,只是白了一眼灸舞,灸舞笑得越发开心“嘿嘿嘿···咳!咳!咳···”但没笑一会儿,又猛烈的咳了起来。陌雪忙帮灸舞抚着胸口,且输入异能给灸舞,看着灸舞紧闭眼眸,眉头紧蹙,嘴唇紧抿,在努力压制胸口传来的剧痛,浑身像是被浸在冰库中,身上直冒虚汗,陌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狠狠攥扎了一般,眼眶止不住的红了起来。过了许久,灸舞才算是缓了过来,睁开眼看着满目焦急心痛的陌雪,不由抱歉的一弯嘴角“我没事。”

(57 / 94)
(终极一家同人)终极系列之雪舞纷飞漫长空

(终极一家同人)终极系列之雪舞纷飞漫长空

作者:君悦巍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一个来历成谜的失忆少女,一个正统白道的阳光盟主;一次巧合又似命中注定的邂逅,一段崭新却又前路未知的旅程。以终极一家结束的铁时空开始续写,以灸舞盟主为主人公的终极故事,跨越铁金银铜四个时空,近百万字的长篇小说,不拆cp。 内容标签: 科幻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灸亣镸荖·舞,君瑀觉罗·陌雪 ┃ 配角:修,夏天,夏宇,阿扣,寒等终极系列其他角色 ┃ 其它:终极系列小说,终极一家续写 原链接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