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老王、周建是哪本中短篇小说的主角? 鉴鬼实录(一个走街串巷卖老鼠药老鼠粘的人所经历)精彩大结局痛快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17 04:50 /奇幻科幻 / 编辑:沈月
主角叫老王,周建的小说是《鉴鬼实录(一个走街串巷卖老鼠药老鼠粘的人所经历)》,本小说的作者是卖老鼠药的人所编写的奇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俩问我怎么了?我说:“我们上来的时候,忘记把
《鉴鬼实录(一个走街串巷卖老鼠药老鼠粘的人所经历)》第20章

他俩问我怎么了?我说:“我们上来的时候,忘记把那个洞口重新掩盖一下了,现在他们的人去了,一定会发现那里被人破坏了的。”

他俩说:“都到这份上了,咱们还怕什么,他们知道就让他们知道去。”

我想也是的,反正他们的三个人都死在了蛆池里,我对他们两个人说:“记住了,是被蛆池里的僵尸拖下去淹死的。”

他们俩说:“不错,是被蛆池里的僵尸拖下去淹死的。”

☆、正文 第46节

第七十四章蛆巢25

我们没有离开,而是跟着那群人走了过去,到底要看看他们接下来会干什么名堂?当我们跟着那群人到了那个蛆池处时,也就是我们爬出来的那个洞口,那几个人就停了下来,有一个人见了那个洞口有异样,立即退后了一步,对其他人说:“不好,这里被人涉足了,不是咱们的人干的,不然不会把洞口显出来的,大家小心。”

我们躲在暗处看着,他们虽然发现了那里有人来过,但却不知道是谁,这是让我们三个都放心的地方,所以我们不必担心,接下来,那四五个人,立即都从裤腰带中掏出了把匕首,以作防身之用,不过他们是多疑了,这里除了他们,哪有坏人,看来坏人做了坏事,果然心虚,不然根本不需要匕首。

他们四处勘察了一番,见没有异样,才把匕首重新收起来,然后只听其中一个人说:“胖仔说这里被人发现有问题了,也不知道捉住那几个人没有,妈的,抓住了就给扔蛆池里去养蛆,不该看的你他妈的也敢来凑热闹,找死!”

他一边说着话,另外几个人就在做着什么事,就见那几个人在地上找什么东西,明显是轻车熟路了,很快便找到了,当那几个人把那东西拿起来,我们一看,是铁链,几根大粗铁链,其中有一根铁链被几个人猛拽住了,就见很快从地底下升出来一个东西,那东西我和老王一看便认了出来,是一个大木箱子,被几根大铁链给用滑轮吊了上来。

当那大木箱被吊上来之后,尽管我们离得还有点距离,一阵风飘了过来,我们也闻到了一阵腐尸的恶臭味,而那几个人则当时就用手捂住了鼻子,后退了几步,显然都被熏的不轻,然后那个大木箱就被吊了上来,放在了地上,接下来,有个人拿着手电,捂住鼻子,往木箱里照了照,然后说了句:“妈蛋,这里面有个人很可疑。”

另个问道:“老大,怎么可疑?把箱子装好,拉走不就得了。”

那人说:“你懂个几把莫,这里面有个人好像是我兄弟胖仔,你快去查查看,胖仔他们三个现在在哪?”

那个人答应了一声,立马就跑了过去,到了另一边,也就是我们之前下去的那个洞口,往里探了探,撅着一盘瘦屁股在那扭了半天,然后跑回来告诉老大:“不好了,老大,胖仔他们,有可能出事了,我叫他们他们不应,手机也打不通。”

那老大说:“那就对了,这里的这个人就是胖仔。”

第七十五章蛆巢26

我们躲在暗处,我心想:“不对啊,看那个大木箱子,一定就是从那个蛆池里升上来的,如果是从蛆池里升上来的话,木箱里的尸体,应该很难辨认了,首先就爬满了蛆,无法很快辨认出来,但那个老大,怎么会这么快辨认出来,他也没有用东西拨开那些蛆。”

接下来我只听那老大说道:“胖仔三人已经出事了,被那几个发现这里有问题的人给杀了,因为这里有个人左手只有四个手指,少了一个小指,而那个少了小指的人就是胖仔,当时他犯了个错误,当着大哥的面,居然敢驳大哥说的话,就被我当场砍下了他的小指,送给了大哥做礼物。”

结果,他们用东西拨开蛆,辨认了一下面目,真就是那三个打手,那老大说:“这笔账早晚会清算,我一定要找到那几个杀死我兄弟的人,给我兄弟报仇,你们干活吧。”

我们三个躲在暗处听了,都被吓的打了个寒战,那几个人接下来就开始干活了,先是把木箱子抬了起来,在底部安上了几个毂子,又在木箱一侧用电锯打了个门,然后把顶给用两个屋脊封住了,看起来就像一个小房子,被那几个人推着就走了,向我们走过来。

我们迅速逃离了现场,现在我们已经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这些人先是从火葬场弄到尸体,然后用一种控尸术,把尸体赶到这地下道里,在用控尸术,让他们自行爬到蛆池里,先在蛆池里湿湿身,在用一口大木箱在晚上没人的时候吊上来,做成可以推动的小房子推走,那些尸体就可以在小房子里腐烂了,也就是进行养蛆环节,从之前我和老王看见的那个小房子里的那些已经深度腐烂成蛆窝的尸体来推断,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只是他们要把小房子推到哪里去养蛆,我们就不知道了,不过接下来,我们打算跟去看看,他们会把小房子推到哪里去。

而始终有一点是我想不通的,就是之前我和老王无意间看见的那个小房子,也就是养蛆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现在看来,明显不可能是被人推到那里去的了,因为不然的话,现在这些人就不会把这小房子推走了。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老王告诉我:“是那小房子自己滚过来的,而驱使它滚过来的东西,就是那房子里的死尸的冤魂,他们死了,尸体却被人破坏利用,怎能不冤?”我听了,吓了一身冷汗,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的话。

☆、正文 第47节

第七十六章蛆巢27

我们跟去想看看那几个人会把养尸房推到哪里,却没有想到,当我们跟到了一片野外,他们就突然不见了,凭空消失了,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我们感到十分的诡异,那些人有什么能耐会突然之间就消失?我们想不出来,除非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不是人,或者他们在那片地方一定有地下活动场所,他们是进入了地下的机关暗道里去了。

我们都暂时先回去了,回去商量了一下,这事该怎么办?是报案还是不报案?如果报案的话,势必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从而暴漏我们,那么一来,我们就危险了,如果不报案的话,也不能眼睁睁的,当做这事没发生过,咱不能干那视若无睹的事,最后我们想好了,决定匿名报案,就是买通一个人,给他两个小钱,让他把一封我们写好的报案信交给当地的派出所,让派出所出动,去查案。

我们就这么做了,结果,果然不出我们所料,这件事情,轰动了当地,在当地轰动一时,还上了《焦点访谈》,成为全国尽知的大事件,不过很可惜的是,警察没有端掉养蛆幕后黑手的老窝,也就是那三个打手口中所谓的“大哥”。

不过他们却捣毁了我们涉足过的那个地下道里的养蛆池,并对附近的火葬场展开调查,那些死尸是不是都从火葬场里弄来的?

结果一调查,查出了火葬场的厂长,居然和那位大哥达成交易,每当殡仪馆的拉死人的车,拉来了年轻力壮的死人,必须是男人,也就是英年早逝的人,厂长都会把那些死尸,在火化的时候,暗中捣鬼,以猪羊等的尸体代替人的尸体火化,而真正的人的尸体,会被厂长拉走,卖给那位大哥,从中得利。

这等令人发指的事一经公布,那位火葬场厂长,立刻成为全民公敌,被警察逮捕,而那位“大哥”却在人间蒸发,无从抓捕,并且,令我们都感到不解的是,他们的养蛆处,到底在哪里?也就是那些做成的养蛆房,最终将会被推到哪里去?那个窝点在哪里?警察对此事却不了了之,其实是因为他们查不到线索,才不了了之的。

后来我们还听说,其实那些用人尸养的蛆,不仅可以当做有生命的医疗设备使用,还可以壮阳,那些蛆都是用英年早逝的强壮男子的尸体养的,很具有霸气,具有阳气,又加上他们的一些取经来的研制伟哥的一些配方掺杂在里面养蛆,使那些蛆就具有极强的壮阳效果,被那些有钱人买去壮阳用,那位养蛆“大哥”,从中谋取暴利。

在一个天空晴朗的下午,万里无云,我,周建,老王,我们三个聚在了一块,而我和周建那天没活干,工地上别的工人的活没赶出来,我们就聚在了一块,那个小憩旅馆,喝了个下午茶,我问老王:“你就说实话吧,之前你胸口上的那个蛆巢,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说实话,今天我们俩能把你活活打死。”

卖老鼠药的说:“其实我也不想瞒着你们,但是我也没办法,想让你们帮我,才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的,那蛆巢其实不是破烂老汉感染的,而那个破烂老汉,也不是破烂老汉,我看了出来,破烂老汉其实和我一样,都是个修道之人,破烂老汉的尸体生满了蛆,其实不是因死了才生蛆的,而是因为他想通过一种捷径修道。”

他说:“那种捷径就是通过用蛆来吸食我们体内的脂肪之物,以及浮躁之气,从而达到净身的作用,来辅助修道,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修道之人即是出家之人,有着与出家之人相同的禁忌,了却一切尘缘之心,潜心修道,而这种通过用蛆来打通一条捷径的办法,也有它的弊端,就是人会变矮,所以那个破烂老汉才会那么矮,而在我们一起去火葬场偷骨灰盒的时候,你们才会看见旁边站着的那个鬼魂的身高,不是破烂老汉的身高,其实那鬼魂才是破烂老汉原来的身高。而至于为什么我当时发现了那个破烂老汉的腐尸,却又打电话报警了,是因为我想通过警察,借助火葬场,把那个老汉的骨灰火化掉,因为不然,以我个人的名义,是无权火化一个人的。你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和周建听了,自然知道了,不过对于卖老鼠药的说的这种办法,我们却不怎么相信,觉得他在扯淡,我说:“所以你也是一个修道之人,你也才会这么矮,而你原来一定不止这么高,对吧?”

老王点了点头,说:“我正是看出了那个破烂老汉也是一个和我一样的修道之人,也和我用了同一个办法,但走火入魔了,而当时我的蛆巢又发作了,一时难以控制,差点也走火入魔,师父的《鬼解》一书中说,一但走火入魔,只有用相同之人的骨灰,当做药引子,才能医治此症,所以我才需要那个人的骨灰,而那个人走火入魔的时候,一定是没有找到相同之人的骨灰,换句话说,我们俩,如果我走火入魔在他之前的话,说不定用骨灰当药引子的人,就是他了。”

我问:“那个人的魂魄呢?”

老王说:“已经被我放走了。”

第七十七章吹气

工期很快到了,我们要离开工地了,要到另一个地方去,而卖老鼠药的也说要离开那里,不过他打算跟着我们一块去混日子,我们到哪他就到哪,后来我们都不在工地干了,有个老板介绍我们去给一个有钱人当保镖,那个有钱人是香港人,在大陆的广州做生意,一直想找两个衷心的私人保镖,看到了我和周建,对我们很是满意,决定让我们给他当保镖,于是我们在广州住了下来,和那有钱人几乎形影不离。

那有钱人姓森,叫森跃,我们都喊他老板,开始的几天,没什么事做,我们就跟着老板熟悉老板的一些有关职务之内的事物,晚上没事,我和周建,老王我们三个人,又在一块说起了故事,因为实在没什么事做,而老王依然卖他的老鼠药老鼠夹子之类的东西,我们到了那边才知道,那边的老鼠,个儿更大,更肥,一到傍晚,几乎满街跑,所以老王就更有用武之地了。

我们首先是打牌,谁输了,就要讲一个故事,长短不拘,只要是好听的故事就行,第一个输的是老王,我们停下来打牌,老王开讲了,老王说在他二十几年漫长的卖老鼠药的职业生涯中,经历过和听说过很多诡异的故事,老王眨巴眼睛想了想,终于决定说一个他自己亲身经历的事。

那是1999年的夏天,老王那时候还没出去卖老鼠药,还在家乡呢,一天晚上,老王在自家院子里的凉床上乘凉,一下睡着了,朦朦胧胧中,他就觉得有个东西在对着他吹气,那气味恶臭难闻,老王就用手捂上了鼻子,但没有睁开眼,因为他还在熟睡中,而在他认为,这可能是在梦魇中,但旁观者清,他确实是用手捂住了鼻子,没有睁开眼,还在呼呼大睡。

忽然,老王又觉得对着他吹气的那个东西离他越靠越近,几乎脸对着脸了,那个东西仍然在对着他吹气,因为他用手捂住了鼻子,所以那臭气就吹在了他的手上,但他仍然没有醒过来,用那只捂住鼻子的手,一把就将对着他吹气的那个东西给扒了过去,扒过去之后,他翻了个身,又呼呼大睡。

老王感觉那东西在他身边徜徉了片刻,忽又对着他的脸吹起了气,那气味仍旧恶臭熏人,他又用手捂着鼻子,呼呼大睡,那东西又把气吹在他的手背上,他又用捂着鼻子的那只手一把将那东西扒了过去,如是再三,老王就感觉不对劲了,觉得有人来了,于是他就佯装睡觉,分散那东西的注意力,看看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一看之下,舌苔就他妈一阵发酸起来,对他吹气的那个东西原来是个白发老妪,面皮僵黄,穿一身寿衣,他才想起来,他住的这地方有点偏僻,县城的殡仪馆就在附近,这东西说不准就是从殡仪馆里跑出来的,这老王胆子也大,把舌苔吓出的酸水聚在一起,一口就往那老妪的脸上啐了过去,那老妪本来也诈尸了,所以老王也不怕尸体遇到热唾沫再诈尸。

没想到一物降一物,那东西遇到热物,哑叫了一声,转身就跑了,第二天,老王发现自己的那只被吹气的手背上,起了一片水泡,他又去殡仪馆里一核实,问殡仪馆的人,昨天晚上是不是少了具老妪的尸体?殡仪馆的人说,“是的。”老王就告诉了殡仪馆的人,那老妪的尸体,昨天晚上跑到他那里去了,一阵对着他吹气,手背都被它吹起泡了。

(20 / 21)
鉴鬼实录(一个走街串巷卖老鼠药老鼠粘的人所经历)

鉴鬼实录(一个走街串巷卖老鼠药老鼠粘的人所经历)

作者:卖老鼠药的人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否

第一章名字上的说道  卖老鼠药的那个人名字叫王学会,年龄已进五十,而我平常都习惯叫他老王,此人身高不足一米五,人也瘦,但不是那种狼狈的瘦,而是一种自然的瘦,别看人矮,矮人大多脑袋都灵活,他经常徒步穿行在各个城市或者乡镇的大街小巷,左胳膊上搭着一搭子老鼠砧板和老鼠药,另一只手则始终拿着一个说相声的人用的那种打板,是用两块竹板做成的,手一打,两个竹板就互相撞击起来,发出脆耳的声音,他也不像别人那样吆喝,从来不说一句话,只是一边走一边打着板子,那打板子的声音就是他所要说的话,意思就是在吆喝:“卖老鼠药哟!”他也有一辆自行车,就是那种老式的,看起来就有一定分两的自行车,可不是咱们现在的学生骑的那种学生式的自行车,不过一般他经常不用,当他累了的时候,就不用,不累的时候,他也会牵着那个老旧的老古董,在新式的城市中的大街小巷打着板子卖老鼠药,当他牵着老古董的时候,一般就会多卖两样子东西,老鼠夹子和老鼠笼子,因为可以挂在老古董上,不用身体负着了,而当他不牵着老古董出来的时候,就会把它放在与我合租的廉价旅馆中。  还得介绍一下我,我叫张浩,阴历1988年9月21日夜晚十二点前后生的人,听父母说,我刚出生的时候,很瘦,就像一个小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