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子午星儿写的神医的小说叫什么? 608男生宿舍完结版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26 06:41 /奇幻科幻 / 编辑:慕容风
热门小说《608男生宿舍》是子午星儿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将半仙,婉瑶,内容主要讲述:小说下载尽在http:\/\/bb

608男生宿舍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未知

《608男生宿舍》在线阅读

《608男生宿舍》第1章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y2r.net---友二人小说【安拉。。】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608男生宿舍

作者:子午星儿

608男生宿舍

【序】

先介绍一下我们608宿舍:

我们的宿舍高可摩天,位于六楼近五十米高,Z形的楼梯连绵不决,使人往往走错,鬼使神差的一脚揣错门,然后张着惊惑的错愕的眼睛连声道歉。但有时却又会气炸了肺,明明感觉还没有到达六楼的累的程度,却已到楼顶那扇被索链拴缚的门前。

如果把整幢楼比作巨人,那么我们宿舍毫无疑问就是眼睛了。

男生的宿舍最大的特点就无非:脏,乱,桌椅上散乱的叠放着早已发干的果皮,花花绿绿的吃罢的塑料袋,横七竖八的水杯,牙刷缸,洗发露……桌子底下五只中干的电壶,壶塞干的发白好像沙漠上的鱼干瘪的嘴唇,又好像渴的发白的眼睛在哀哀乞怜。水泥地上布满烟蒂和纸屑。我们的宿舍总共六人,老大,我【大帝】,将军,小龙,三生石,小六。我们的老大,鬈发微疏,脑如一枚白鹅卵石刻着精小别致的五官,多么娟秀的脸,好像也令上帝沾沾自喜,以致忘了将余料去掉,胖胖的身体加上中等的身材,一身福态,走路左手向前拱,八字左脚向前一托,活脱脱就是一副将军视察的模样。说话时微张尊口细细吐气,声音细高缕缕如女生的桑音。将军却娇小而瘦削,但体内好像埋藏着巨大的力量,如果你不小心欺弱选上了他,你就要遭鞅。他有鱼一样的胃口,牛一般的胃,但就是不张肉,脸瘦的可以看见骨,下巴长长向外凸就像山羊的下巴。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经常上网,而上网可以减肥,他就这样瘦了吧。小龙,我不知到是不是吃生长素长大的,比同龄人知道这个年记所不该知道的事,厌学上网,一心想在社会上混,所以上课可以说是他的手机时代,姆指来会穿梭织出一排排的字。聪明而狡黠,精明而投机,黝黑的脸,额头高兀,双眼如黑夜里的星,嘴唇惯于裂开的姿态。高中的戎马倥丛,玩拽了古惑仔,网吧的守护者,睡觉,夜机…… 三生石,蓬发散乱,体态微丰,一双眼藏在头发后,一不留神就会露出来瞟上几眼,脸上微突几个丁留下的黑影,走路时八字脚开的很大却显的没老大自在。而最小的小六,比较方的头,下颌微圆,圆眼踏鼻,长穿一件黑色外套,给人一种哲学家的味道,深思,沉思,沉默而说话不徐不疾,配合上眼睛的畏畏缩缩表情,使人想反驳却不好反驳,毕竟哲学家说的话能错吗?

【一】

天空混和着黑絮絮的云层像麻袋罩着茫茫大地,潮湿冰冷的空气弥散四周,这会是暮春三月草长鹰飞的景象吗?我和舍友早就听说过离学校步行二十分钟的时间的汉江,可来上大学一个多学期还从没像这么集体去过。经过一个学期的磨合我们关系好的比亲兄弟都亲,汉江其实说是江却未免吹牛皮,只是小小的一隅水,干涸的像一尾奄奄一息的鱼。江水湛湛如树叶嫩绿的油光锃亮,江边栏杆逶迤在高高的河床上,铁链绞着栏杆联绵不穷。沿着栏杆与佛风的垂柳小路,我们一步三停地将一瞬间记在手中的闪烁相机中。

春风如酒,游人如织,或坐在干枯发黄的草地上仰望空中的风筝,或坐在样柳下的木椅上絮语,或男男女女偎依在草地上,圈缩的看不见面目……这完全是一幅恬美舒怡的风景画。但谁会料到陡然间窜出的一男一女,面色潮红,状如疯虎一般扑过来,撞的相机啪的跌在地上,还没等我弄清楚怎么回事已被推出一丈余远。我拼尽力气绷紧双脚,身子却一个趔趄几乎扑飞出去,“啊”脚下打滑沿着铁锁链跌落,心一下子从口里跳出来。“不”我抓住铁链胳膊脱力地颤抖,“不”,我挣扎着脸灰如土。那对男女如鹰爪的双手却死死地扣住我的双手,阴笑的眼因兴奋而泛红,面庞扭曲隐隐听到骨头交错的“咯咯”声,我歇斯底里地哭喊“小龙,你~们~”。我听到声音在颤抖,且闻到口中一股腥臭,他们这才如梦初醒冲过来,可是……可是……太迟了!身子一轻如落叶沉入湖底。世界漂浮出尘太过于安静,倾斜,旋转在眼前破碎,种种经历碎片如漩涡环流。我一下子入坠五里雾中昏眩,突然心缩的很紧,呼不上一口气。血,旋窝中心一双血红而冲满厉气的眼,“咳咳”狞笑,直构构地看着我。忽然嘴唇上翘,血一下子从那双目中涌上来将我包围,温热而粘稠,我剧烈的张着口,血不由自主咕噜噜跌入胃中,四面阴森森的叫声,咂舌声纷纷扰扰,诡异的影子在眼前撞来撞去。我使劲的喊,但喉咙好像打结挤不出一个字,通通通,怎么会有脚不声,愈来愈急,我急转过身到处都是一片血红色,看不见血色里埋藏着什么。我的心一阵发冷,明明是脚步声怎么会什么也没有?是谁?我恐惧地将手放在心上感觉不到心的跳动,我死了吗?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我突然看见自己身形枯蔫,面目萎缩下垂,双眼突兀的翻着白眼仁,口张的像鳄鱼的嘴。四面又响起一片欢谑声,两个没头的,像【山海经】中的刑天怪物伸着尖如针的手指朝我冲来,口中叫嚷着“还我头来,还我头来”。声音凄厉,我抱头鼠窜,胡胡的风声在耳边疾响。我从来没跑的这样快,跑的这么长久,长久到沉寂的没有一点声息。我拍着剧烈起伏的胸口,现在终于安全了。“啊”突然一双冰冷的手,抓在我的肩上却没人,再往下一看又是一只手抓在小腿上,“还我头来,还我头来”。我快速的奔跑想甩开那双手,那手却刺入我的肩旁一阵疼痛,心一急抓那只手往外甩,额头汗流涔涔却无济于事。我急的泪水长流跺脚站住,无数黑压压双手如吸血蝙蝠向我扑来,我挥开双臂去拨,身上撕扯出一阵血光。那双红红的眼在远处露出欣赏猎物的笑,我的心又是一紧,身上像刺猬一样全是手,无数白森森的牙闪着血红的液体,齐刷刷撕咬着我的每一寸皮肤。我呼哨着像被狮群围攻的大象奄奄待毙,撕心裂肺,身子不住颤抖,汩汩的血融入更宽广的血。我挥着手乱抓,身子却不由自主的晃动,“大帝,大帝”谁叫我?是那双眼吗?还是奈何桥边的孟婆?不!不!是谁在招魂?死亡的气息一下子令我无限恐怖。我发现自己身不由主的向前飞,撞过一片黑暗,拼命抓住身边的一切,然而一触手却滑不留手。啊骷髅,黑暗里全是骷髅,沉淀千年的黑直抵心脏,时间慢的好像凝固,彷徨的心疼。黑,永远充斥的黑,是黑洞里的“四维空间”。黑暗逐渐明亮,两岸燃烧的曼珠沙华,奈何桥和执勺孟婆。她笑嘻嘻的看着我一脸慈详,扬了扬手中的勺,“快过来,喝了这杯忘却一切烦恼”,饭香四溢,我这才意识到肚中咕咕直叫,就在我咽着口水端起碗的时候,“大帝,大帝”在耳旁响起。“我不要忘,不要,我有家人、同学、女朋友,亲情、友情、爱情”我泪水婆娑,咬着唇祈求她,不,不,我不要!突然冰冰的液体落在脸上,我一个激灵睁开眼看见小龙拿着脸盆哈着腰,笑嘻嘻的说“作恶梦了?”

梦?

我舒口大气地点点头,扫了宿舍一眼,大家都惊疑地看着我。“还是相同的梦?”大家异口同声的说。我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点点头。他们神色更加严肃,呆呆的一句话不说。“一切都是掉进汉江,大帝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掉进汉江?”小龙困惑的问。“当时我正专心照相,不知道,大概不小心吧”我也很难以置信的说。其实说也奇怪,在汉江边照相却突然如牵线的木偶,身不由己地落入汉江。说了谁会相信,所以索性不说。­

“过来看看你照下的相片”老大示意桌子上的在汉江照的相片,我疑惑地走过去拿起相片一张接一张的看,可是直到没什么呀,最后一张相片红点斑斑袭入眼帘,两个叶状的红点位于小六的肩旁,我倒吸一口冷气,一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我不觉一声惊呼“眼”,老大点了点头一脸孤疑“对,再往下看”我顺着往下一看不觉又是一窒,一双桃红的鞋覆盖我的鞋,而我的鞋是黑色的,怎么可能一点黑色都看不见?!那桃红居然泛着妖冶的光好像涂了一层荧光粉,我呆呆的看着照片,心里一片发毛。老大看着我满心焦躁“为什么偏偏是我们照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为什么他会在我们周围?那天那么多人照相,偏偏……”老大没说下去哽住了。小六,小龙,三生石,将军转头惊疑地看看周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在别人眼里看见自己满脸的恐惧。“矣~管它呢,只要他以后不犯我们就行了,管他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我们觉得了老大说的对,都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将军站起来咧着嘴说“吃早餐”我们都上食堂吃早饭上课。

上午上课一点都没听进去,总觉得这件事不会就这样结束,还会发生许多史料不及的事,但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却一点都不清楚,然而现在万幸的是我们还在,宿舍也没发生什么事。

上午吃午饭,我们宿舍全部围在一张桌子上,老大一点都没吃,显然老大还在为这件事犯愁,老大困惑的问我“你照相机在哪买的?”我满脸尴尬和汗水,我知道我脸已经很红了“嘿,这”我犹豫着琢磨着用词“从朋友手里买的”,老大看了我一眼幽幽说“是二手的吧?”

我恩了一下,老大惊奇道“能照出一般相机不能照出的,看来不简单,回宿舍我看一下”老大扔下饭就往宿舍走,我们齐声叫道“老大吃了再看,”他挥挥手走了,看着老大的背影我们每个人都心里一沉,扔下饭陪老大去宿舍。来到608宿舍,老大正把玩着相机眼里尽是难以置信的颜色,我们静静的看着他,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如梦初醒的“咦”了一声,翻来翻去“看不出什么呀,就是普通的照相机啊”。他双眉挤得好大一块胞,摇了摇头将照相机扔在床上叹了口气。他又拿过相片一张接一张的看,我们都围过去看,江水澄碧,绿杨拂堤,美丽的水鸟贴水而过,炊烟袅袅升起,夕阳点燃江水在远方燃烧。大家都满腹心事,谁还有心情看这美丽的景色,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是恐怖电影看多了还是这隐隐不安的凶兆,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宿舍里的空气受到我们感染也静静的揣测我们满腹心事。

小龙突然回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这真是买你朋友的吗?”他怀疑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叫苦。我家里穷买不起照相机,连学费也是贷款,生活费是在村里借的,也幸而我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来到汉中。自以为出了一座山,谁知却又进了一座被四面环绕的山。我和小龙关系很好几乎无话不谈,也幸而有这样一个朋友我才不觉得孤单。我看着他心里酸水难平,泪水夺眶而出,哽咽着说“小龙,连你也不相信我?”他看着我面红泪水在眼里只打转,痛苦的垂下头又扬起头“现在都这个时候了,你能说句真话吗?”泪水一下子涌出来。我低下了头嗫嚅着声音“对,你说得对,这不是我买的,我来宿舍的时候,它应经在我的七号衣柜里”

老大看了一下我,沉着脸道:“这样说来是上年级的,可他们为什么不带走?” 被老大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其中必有蹊跷暗藏玄机,或许也是一种灾难的前奏。别人捡都捡不到,你却一下子会在柜子里发现免费的午餐?小六看着照相机“哇”的一声吓得我们都寒毛倒竖,“柜子……柜……子 ……”他颤抖着手指着我的柜子,脸因受某种惊吓而惨白惨白“红……红……”还没说完,他一个跟头摔在了小龙的床上,浑身剧烈的颤抖,口中隐隐约约的含糊着说某些字眼。我们惊诧地朝七号柜子看,忽然一阵阴凉的风刮得眼都睁不开,冷风顺着耳旁直袭脊背,小龙不禁打了个喷嚏。小六颤抖的身体蜷缩一起,嘴角颤抖,口里全是白沫,眼里闪烁着恐惧诡谲的光。

我们摇晃着他的身体大声道“小六,小六,你怎么了?不要吓我们啊”他还是兀自一个劲儿的颤抖,眼睛勉强紧紧闭合,好像极不愿看但这瞬间发生的一切。老大看着他将耳贴着他的嘴边细听,凝缩的眉头越收越紧,脸上的赘肉一抖一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终于听清了是“柜子,柜子,还是鬼,鬼”。他手指着柜子说“七号柜子”我一听脸刷一下寒入骨髓,心像失去了温度,飞过去将钥匙插入锁孔“格”的一声,柜子的两扇门一下子打开。一双桃红的鞋如血一般扑过来。宿舍里“啊”的两声划破了整栋8#宿舍楼,我赶紧遮住了眼,但还是不觉后退撞在了三生石的身上,吓得他跳起来“啊”得叫起来。

小龙,老大静静的看着这柜子,随后重重的笑道“这就将你们吓到了,不过是只鞋子而已”小龙迎合道“是只红色的鞋子,搞不好是谁在恶搞我们,趁我们不注意溜了进来,我去隔壁问问小七”他故作轻松的笑笑,笑容里埋藏着难以察觉恐惧,说着他哼着“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走了。

我都明白一切都是个骗局,只是为了我们不至于被吓得一盘散沙。如果仅仅是一双鞋为什么和相片中的一模一样?如果是出恶作剧,他是怎样进的宿舍又怎样把柜子打开,钥匙一直是我戴着的呀。我看了看老大,他闪烁着眼光向我示意,我看了看将军和三生石牵强的笑,嘴部肌肉艰难的裂开。我知道我的笑一定比哭还难看“哈,哈,我只是往柜子里放只鞋,哈哈,送给女朋友的,一直不好意思拿差来,太寒碜”三生石和将军听我说了这一层,脸色由惊愕变气愤,甩着粗大的手打在我的背上“你差点把我们吓死!”

我装着很得意,扬了扬眉“哈,不是鬼故事看多了不怕鬼吗?又叶公好龙了,哈哈”三生石瞪着我“少来,你”他踹了口气“真他妈的”。小六突然一个翻身,老大手拍着他,哇的一声一口饭水吐了一地,揣着粗气慢慢恢复过来。

“没事吧?”老大拍着小六,小六在老大硕大的怀里身体渐渐感到温暖,脸上也爬上温润的光泽“没事,啊,刚才我看见鬼直勾勾冷森森的看着我,阴测测的说:“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然后就一阵风刮走了”老大看了看三生石和将军笑着说“小六,不要多想了,怎么会呢?你看见了我们会没看见?应该是你产生的幻想吧。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好的”小六待要反驳,我连说“你一定是看错了,产生了幻想”。小六揉了揉眼嘴中嗫嚅着躺在床上默不作声。

608男生宿舍

晚上九点下了自习,我们回到了宿舍。老大坐在那台“联想”电脑旁一个劲的搜索“陕西理工学院灵异事件”,烦躁不安地拖着鼠标摔来拌去,吐出长长的叹息!经过一个多小时,他突然面露喜色搜索“608宿舍”,结果却出来许多毫不相干的608农药,公司等等就是没有8#608男生公寓。他心里沉下去了又飘起来,不知应该是轻松还是沉重?如果没有过灵异事件,意味着将不会有鬼打搅,一切只是人吓人的闹剧,但如果真是没有,那今天的事该怎样解释呢?

小龙笑着跑到506一直到十一点熄灯,拖着拖鞋“塔塔塔塔”的走到水房,水房里人很多。他低着头走进厕所又拖着皮带出来,眼前哪里还有人在。不是水池左边有一个男孩洗澡吗?水池上尽是人吗?怎么一泡尿的功夫就不见人了?他心里通通直跳如有一只兔子往上跳,匆忙走出来,还没走出来头顶的灯挣扎了几下突然“嗡”的熄灭 。六层的走廊幽暗潮湿,只在南北两端设着浑浊的灯,每走一步都让人感觉后边有人偷窥,有人在不怀好意的诡笑。小龙慌慌张张的匆促地走,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感觉就好像走入深山。每走一步感觉超出一般的沉重好像踢到了块石头 ,虽然用力的走却走出很短很短的一段路,一身虚汗濡湿了衣服,看着脚下却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走啊走,明明不过百米的路怎么还不到,急的他一脸盆明天的洗脸水泼的裤子一腿,但好像一下子快了许多接着又慢了。“啪”,他一跤摔在地上惊异的看着路面,感觉脚踝像被什么抓着。他侧着身双脚乱踢撑起手,呸地吐了口唾沫,慌张的跑到宿舍。我们问他怎么了老长的时间,他栽床便睡好像没听到我们说的话。

“滴答……,滴答…… ”好像是钟表的指针声,静静的在宿舍里显得空旷而响亮,啊,房顶沁出一片水珠就好像洗澡的房上,一下子打在我脸上将我打醒,全身湿淋淋的好像裕在水中身子轻飘飘的,水沿着架子床打在地板上声音格外响亮。“丝丝丝丝”老鼠的磨牙声还是窗外风吹落叶声?我晕晕忽忽的感到摇动好像睡在摇篮里一样。细细微微的不知哪里窜出的笑声闯入了我的梦,我睁开眼看着黑沉沉的宿舍,架子床像秋千一样来来回回荡的几乎贴近地面,然而却没倒下。是不是幻觉,我揉了揉眼睛眼前出现一个红衣男人手提着将军哈哈大笑。他们好像毫无察觉,将军被提着衣领酣睡雷鸣,一滴滴水透过他的头发直灌进衣领贴着脊背滑进腿里由脚跟滴落,通通,七楼的脚步声震得六楼的房顶山价响,整幢楼好像在暴雨中摇摇欲坠。“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电话,小龙的电话,小龙睡在我下铺靠门,死一片的沉寂小龙没接,一滴滴水打在他脸上。一束红外线射过来,“丝丝丝丝”衣带在地上发出恐怖的嘶鸣,“咚”将军被一手扔回床上。红眼移了过来看了眼手机“哈哈”大叫起来,我闭上眼捂着耳朵假装睡觉。红眼呢,我睁开眼,红眼不见了,宿舍里全是水涌满了走道,小龙,小龙怎么了?我心里一阵担心,“丝丝丝丝”难道?我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小龙,是小龙,他走到我床前双眼泛白牙齿咬的“蹦蹦”直响,一脸肌肉暴绽,脸上血淋淋一片插着横七竖八的玻璃片,他一只手把我提起,我恨命挣扎双手乱抓 ,脚乱登,小龙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哈哈”直叫,我胃里的一股浊气漫漫上涌,“小龙,小龙,”我大声喊叫,他好像没听见眼里泛着嗜杀的喜悦。“小龙……”我拖着微弱的气息喊,失去知觉了,不,不,我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我不行了,爸爸,妈妈,哥哥,还有小静,永别了,我的泪水挂在了眼角,看的很清楚他一肌一凑,英俊的惨白脸上挂着眼镜,眼镜的玻璃插在脸上,镜框下一双愤怒的铜铃眼和这个文质彬彬的小男生很不符合,一身红色的衣裳。“我不会放过你的”他残暴地笑着说,血从他白森森的牙上掉下来。我浑身像燃烧一样,面色血红,是死了吗?死的感受就是这样吗?有太多的无奈,也只是毕生的遗憾?

“小龙,三生石,将军,老大,小六,还有608,别了”我闭上了眼心里默默哀悼。什么?什么?我身子载倒床上,隐隐约约鸡声传入耳中,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就像短路的灯泡一下子串联了起来,眼啪地亮了起来,脑中又浮现那通红如蘸血的衣衫,又做了场恶梦?我撑起来,脖子上一阵火烧的疼,不是梦,难道一切都是真的?六点半了,我下了架子床,反身下铁梯一脚却踩在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上滑不留脚,本能的缩脚,向下一看小龙躺在地上。我摇了小龙几下,他只口中恩几下毫无反应的昏迷。将军,我突然一颤,将军。将军缩在墙角浑身如筛糠,口中含糊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到底是怎么了,宿舍没一个人醒来。太阳已经很高了,却照不到我们宿舍,阴气在一点点聚集试图将我们吞噬,将活生生的生命变的死气沉沉。我拍遍了将军,老大,三生石,小六,他们都酣睡如死,只有老大一脸倦意,双目红肿如枣,哈欠着腰起床。我知道我也和他们一样落魄,好像有一阵冷风窜进脖颈阴侧侧好像背后有一丝目光,谁在看着我,我一转身心里直发毛什么也没有,但被人盯着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目光在哪里,七号柜子?!墙,身后的墙?!不要转身我告戒自己说。老大嘲笑的看着我疑神疑鬼的样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对着镜子梳头,好像看到了什么一动不动,脸色煞白,笑着的嘴唇瞬间凝固,仿佛被抽空了空气呼不上半口气,目瞪口呆地望着镜子。他对着境子双唇抽搐,手不受控制的剧烈颤动,镜子啪的摔的粉碎却犹如一朵艳丽的红花。镜子摔碎应是透明的花,怎么可能是红的?我抬头看了看楼顶脑子轰的一声,血手印,六个围成一朵骷髅花,美丽而娇艳。“哈哈,游戏才刚开始”……“游戏才刚开始,我不会放过你,哈哈”老大突然“啊”的一声,我才下意识看到我紧紧的抓着老大的手十指陷入肉中,他俯身一阵向伤口哈气,“你干什么呀?”“老大,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我惴惴的问。“你嫌这个不吓死人,还要听见什么?敢快去辅导员老师那里借把锹铲了他们,我把他们送到医院”

我一阵风袭到辅导员老师宿舍,宿舍门虚掩着。­我站在门前,门忽然吱的一声开了。一股扑鼻的腥味,我赶紧走了进去,水杯放满了桌子,一地的垃圾散发的浓浓恶臭难掩腥味。没人?人呢,我疑惑的看了看,一只从床沿上伸出的手紧紧攥住床罩。辅导员太无聊了吧,还和我玩捉迷藏。我朝床底一望,“啊”的一声尖叫,冷汗直流,胸脯剧烈的起伏。血,流了一地的血,头被人扭断消失不见了。股股的流血如泵向外流,身体伏在血泊里“哈哈,游戏才刚开始,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朝声音的方向望去一个红影掠过目光停留在楼顶,墙上大大列列的抹着血,留下一串数字1450536288。怎么又是这一串数字?我心里突突的挑个不停,听到我的叫声学生围的水泄不通,都睁着眼睛一动不动。我一转身他们“哇”的尖叫着后退。怎么了?我有什么恐惧的,他们?我看了眼自己不由的浑身颤抖,全身血淋淋的,啊,他们会认为我杀人吗?该死的,被骗了,我紧张的搓着双手狠狠的瞪着那串数字脑子像炸开一样。种种事迹好像全在他的掌握之中,我只是个愚蠢的棋子,成为杀人凶手,然后死在绞刑架上血沿着嘴角一滴滴落下?

“哈哈,你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死!死!死!死!”一声声越来越惨烈的死刺的我捂紧耳朵。玲玲玲玲,我出了身冷汗居然发现自己在发愣。电话响了,我打开电话,什么?手机的屏幕上染满血,“哈哈,我不会放过你的哈哈”辅导员瞪着我说,他狠狠的抓着在自己的脖子直到双目暴突,脸上毫无血色,好像吃了毒鼠强向床上暴跳如雷地撞,头上裂了道口子,血哗哗流的满脸却越见暴戾恣睢,狠毒阴鸷。哭声,笑声,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头不住的向床上撞“哈哈,哈哈……哈哈……”那颗头突然跳了起来,吐着舌头添了下嘴唇上的血,狰笑着鬼叫连连掉在地上消失了。无首的人走了两步,双手用力的抓却像泄了气的皮球摔了下去。画面突然跳到一处坟墓,坟墓旁长着一颗树,树上全是人头男男女女的挂了一树,墓旁一个红影。墓碑,墓碑竟然是 1450536288,奇怪,这是哪儿?

哔剥哔剥,哔剥哔剥,警车来到了门口,一阵人声呼啸,学生围住了辅导员宿舍,惊奇而害怕的看着我,没有人敢靠近都嘘嘘的胆战心惊。“我没杀人,不是我,我没杀辅导员”我焦急愤怒的大呼。“有没有由不得你说”挤过人群的警察拷上我带到警察局。“说为什么杀辅导员?”对面的警官严厉的问。“没,我……没……有”“还说没有”他生气的吹着胡子抽出了腰间的皮带“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摔着皮带敲着桌子啪啪直响。

“是鬼,是鬼干的”我掏出辅导员的手机,打开视频,“啊”上面显示的居然是我用斧头一下将辅导员的头砍成两片西瓜嚷嚷。我大惊失色想将其删除,警官看我想删除证据一下子跳起来夺我手上的手机,我拼命挣扎将其删除。警官夺过那皮带狠狠地抽了我几下,“鬼,鬼你妈的头呀,想销赃灭迹哈哈……”他笑着将手机向我看了看,我一下子吸不上气,我杀人的视频还在里面,怎么可能?

我心里直打冷战,鬼陷害我!我们有仇吗?为什么?我深深的叹口气,就这样含冤的离开人世?沉重的脚镣寒冷的拴在脚上后面拖着几十公斤的铁球。我入狱了,由于人证物证俱全,毫无疑问会被判死刑缓期两个月执行。大学哈,我不是马加爵,不是,无数次我试图说服自己,可是我却越来越深信一切都是我,不是我辅导员就不会死,我们608宿舍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几天后,老大来探监。他面色苍白,肥胖的身体显得很虚弱,颤抖着身躯慢悠悠的说“我们-----”他哽咽着泪水沿着眼角流下来“他们----不知什么原因----全都成了植物人,一点生----气都没有----只是靠营养维持着生命”说着老大看着脚跟剧烈的颤抖。“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就一死,没想到连累了大家”老大连连摇手“一切不怪你,你也不要自责。你也是被陷害的,你不会孤独的,大不了到时候老大陪你们”

“老……大·”我一下子泣不成声。“我们宿舍就剩下我们俩,我不希望你也----------”老大忽然沉思起来,一脸疑惑,我仔细的看着他,也许这将是最后一面,我将留下什么呢?要带走什么呢?老大的脸皱的像核桃一样,有这样的朋友这一辈子没白过,死就死吧,如果死能释怀一切带给别人快乐,死吧。

老大,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在地狱火天堂为你祈祷,为608的所有兄的祈福,为亲朋好友祝福。老大呆呆的沉思突然舒开了皱纹,何必呢?我不愿有人为我痛苦,我很坚强!

“大帝,你能说一下你了解的情况吗?老大上刀山上下油锅一定帮你,我爸认识一位灵异警察。你肯定疑惑为什么我会没事,其实在我刚出生的时候我爸求一位灵异大师给我划了一道符,我常常佩戴着所以那晚没事。刚才不是你说我差点忘了”我一下子醒悟“就是古代长命锁一类?”

他苦笑着说“比方说就像宝玉的通灵玉 ”我告诉他发生的一切,辅导员之死的那个手机视频和警察局的视频的景象。他笑着说“这样说来,他确实和你有仇,你想一下有没有得罪过人或对不起过人?”

我想破脑袋还是想不出,从小孩到大学一点都没有,“好像没有” 老大面色严肃的说“你好好想想,什么好像,我想办法将你保释出来”说着走出去扭头道“另外你说的1450596288和坟墓或许能帮我们,但关键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老大说罢八字脚的踅出。是谁和我有仇呢?我坐在牢房里矿场上想,洗脸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想,没有啊。

白昼像流水一样匆匆而逝,夜晚总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和我在一起空旷的床上,空虚的思绪飘入温柔的夜色。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长夜失眠,刚一朦胧闭眼就听见轻缓的脚步声慢慢的靠近。塔塔塔塔,衣带拂地的丝丝丝丝鸣叫,哈哈哈哈某个角落总响起骇人的诡笑,睁开眼监狱门外站着那个红色的身影,看的清清楚楚,他撕裂自己的脸鲜红的血流了一脸 。吐了吐舌头像半尺的红蛇在面上划过 ,浓密的的黑发是无数黑蛇盘在头上,一双娟秀的脸看不清楚却白皙无比,不是,难道不是那个,我疑惑的望着她,双指瞬间涨到两尺来长就好像十把青光闪闪的剑,突然一阵风起寒气直透脊背。她飘到我跟前,我一声长叫,腿软了四肢乱颤,好像着了魔般直往墙上撞,血混合了我的头发,她奇异的笑着欣赏着一个人的死亡。我知道我的结局将是头飞出去,然而却无法阻止就像斜板上的泥丸一发不可收拾。我聚起所有的意志抵抗,还是无济于事,又惊又恐无力挣扎。“哈哈,这就是你的下场,哈哈”一个男音在牢房里响起。“是你”我假装知道他是谁想试探他是谁。“哈哈,你不知道的。哈哈,安静的去死吧”

我早已头痛欲裂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叫我“大帝”。老大,他来了,身旁站着个警察手拿木剑,扬天一把米,一把灵符,女鬼双目泛红向这个警察抓去,警察也身手矫健向旁边一躲,一双黝黑的厚手手抓八卦和女鬼对掌,女鬼啊的一声抽身而走声音凄厉而尖锐“臭警察少管闲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老大跑过来扶着我,外边全是警察双目炯炯的闪烁着奇怪的将信将疑目光,“头怎么样?都怪我迟来一步,要不你就不会这样”老大高兴的紧紧抓着我的手接着说“宿舍人全都醒了,原来是被锁住了七魂六魄”我捂着头一种说不上来的兴奋充实全身忘却了头的疼痛。“我给你引见一下”他带我到一个胖黑的中年人前说“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灵异警察,人称“将半仙””我赶紧谢过他的救命之恩。他朝后示了示意说“他现在可以释放了吗?”中间穿着局长制服的人点了点头说“可这件事说出去怕不会有人相信,他们只会笑道如此荒唐的警察”将半仙笑笑带着我们边走边说“可情况你们也见到了,总不该冤枉人吧?”说着解开我的脚镣带我走出了监狱。

“将爷,你看到底为什么他要杀我?”我问道。他看了我一眼说“这个嘛,你就要问他了,其实要不是他在我家门口跪了整整两天,我是不打算来的。刚才要不是一击成功,巧用计策,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说着他长叹了口气“他是一只厉鬼,穿着全身红衣服甚至连脚拇指都涂得嫣红死的,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除非--------”

我心中一窒“除非什么?”将半仙几乎绝望的说“鬼乃怨气所化,除非化解了怨气,鬼没有了依附就会烟消云散”将半仙悠悠的说“听师父说,一要将鬼的尸骨妥善安置大多数鬼都是因为死不安宁才扰乱人间。二要毁了鬼生平最依恋的东西这样他们就会投胎”“将爷,那我们该怎样做?”老大焦急的问。

“嘿嘿,没办法,听天由命。只有化解了鬼的怨气。我自恨没有那道行,只能教你们些防身术,其他呵呵”将半仙笑着说。

608男生宿舍

(1 / 4)
608男生宿舍

608男生宿舍

作者:子午星儿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简介 汉江之游,奇迹般遇到未知的什么东西如影随形,是偶然还是必然? 一扇608宿舍波澜壮阔的画卷就此缓缓展开······ 在冥冥中会有怎样的际遇? 恐怖故事,玩不起心跳,耍不起劲爆,请绕道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老大,我,将军 ┃ 配角:小龙,三生石 ┃ 其它:608男生宿舍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