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小说阅读 主角:秦四眼与林芳与老胡

时间:2019-06-25 07:59 /奇幻科幻 / 编辑:万贞儿
完整版小说《鬼吹灯之圣泉寻踪》由天下霸唱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四眼,林芳,老胡,内容主要讲述:"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你家老太太,就不许你看花眼了?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现代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在线阅读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第5章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你家老太太,就不许你看花眼了?就不许是猫啊狗的叼着花布帘子跑过去了?一个没有站在阳光底下接受过人民群众检验的人,你凭什么说她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姨奶奶?赵大宝同志,你敢对毛主席发誓,看见了你最亲的姨奶奶赵翠花同志吗?"

被我这么一问,赵蛤蟆自己也糊涂了。一跺脚,对我说道:"就算我们要进去,不是说有毒气吗?树枝都被你踹断了,上哪儿去买醋买口罩?"

我解释说刚才通气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有害气体基本排除,我们用衣服包着头进去,然后把楼上楼下的窗户都打开,一两个小时内就能换上新鲜空气,一点儿也不危险。赵蛤蟆将信将疑地说:"我怎么现在才发现,老胡你其实是挺不靠谱的一人。"

"老赵同志,凡事都讲两面性,毛主席也有犯错误的时候。来,为了向你证明我老胡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子弟兵,这一仗我打头阵,你只要负责后方安全。"说完,我掀开红得像血一样的窗帘再次跳了进去。这一次房间里面的空气质量明显好了许多,我告诉赵蛤蟆里面没有危险,带头把事先缠在头上的衣服取了下来,老式木地板被我们踩得嘎吱嘎吱地响。赵蛤蟆在墙上摸索了一会儿,"啪嗒"一声,顶上大吊灯一下亮了起来,把原本阴森恐怖的房间照了个通亮。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是一间极大的卧室,不下四五十个平方米。我在窗外所见,不过其中一二。"水晶吊灯还挺亮,你们老赵家的成分很可疑啊。"我本来是故意调侃他,没想到赵蛤蟆哆嗦着朝我挥手说:"老胡,这灯不是我开的。"

屋里除了我和赵蛤蟆,再没有第三个人的踪影,我被他这么一说,全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赵蛤蟆半举着手臂,悬在半空更加坚定地对我说:"你看,我还没碰到它呢。"我一看,赵蛤蟆站的位置离开关还有小半米的距离,难道外国人的洋油灯已经进化到了隔空触碰的水平?我走过去,想试试开关是否已经老化。一抬脚,整个屋子忽然暗了下去。赵蛤蟆"啊"了一声,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喘着大气说:"不……不得了了老胡。刚才有一个冰凉的东西,在我脖子后面吹气。"

"别慌,你刚才碰开关了吗?"

"想碰,没碰着。太紧张了。"

"那你在原地别动,我过来。"我小心翼翼地往赵蛤蟆那边靠过去,脚底下的木板一直嘎吱嘎吱微微作响,下脚再轻也不顶事,听得人心烦意乱。此时外边太阳已近西落,房间里被厚厚的窗帘遮得密不透风。赵蛤蟆先前已经走到卧室门口准备开灯,而我还在窗户边上,想弄清楚那几幅油画的内容。我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我们之间的距离,最多也就七八米的样子。可我在黑暗中向前连跨了好几步,却连他的呼吸声都听不见,整个房间里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现在一定要镇定。日后要是被胖子知道我在阳宅里被人活活吓死,那可真是做鬼都不能安心的荒唐事。这样一想,果然冷静了下来,我凭着记忆又接连走了几步,总算在门边逮住了赵胖子,这小子被吓得够戗,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他靠在墙上全身缩成一团,显然是吓傻了。我一边摸开关一边对他说:"快别抖了,我估计是线路老化,没什么大毛病。"哪曾想,赵蛤蟆的声音一下从我脑袋后面蹿了出来,他问我:"老胡,你在和谁说话?"

这一句话如同惊雷,差点儿把我惊得跳了起来,赶紧按下了开关,房间一片雪亮。赵蛤蟆正站在我身后,畏畏缩缩地说:"我刚才怎么看见你对着墙角说话,老胡,你可别吓我。"

我一看,自己根本不在卧室门口,而是贴着一张大木床站着。我对面只有一堵白刷刷的空墙,哪里还藏得下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的人影。我晃了晃脑袋,再三确定自己看见的不是幻觉,可如果刚才的人影不是赵蛤蟆,那会是谁?难道说除了我们俩,还有其他人藏在老宅里?这个人又会是谁,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躲进一间早就被人遗弃的老宅里呢?更重要的是,他是如何在眨眼的工夫就从我眼皮子低下消失不见的?

我问赵蛤蟆:"这屋里有没有什么机关,或者是通往其他地方的密道?"

"这个当然没有,你当拍地道战啊?这么老的房子,要是下面再多几个坑洞,不早就塌下去了。"

我心有不甘又在主卧室里面搜索了一番,除了看懂了画像上写的"格林夫妇"之外一无所获。

"老胡,你就别折腾了。这个房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楼上楼下好几十间屋子,还不算地下室。等你排查完天都亮了。"赵蛤蟆被屋子里的西洋摆设迷得心花怒发,早就忘记了之前闹鬼的事情。他拿起壁炉上一只木雕的小盒子,兴奋地说:"快看,古董盒子。"我看了一眼差点儿笑出声来:"亏你倒腾了这么多年古玩,你见过哪个朝代的古董盒子上装的是十进制的密码锁。"赵蛤蟆低头一看,眉头皱得老高:"原来是个赝品,我说怎么摆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他又摇了摇那盒子问:"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我接过来掂了掂:"死心吧,最多是一盒糖纸。"他不信,硬把人家锁给撬了,打开一看,全是老照片。一共十来张的样子,大多是格林夫妇在美国老家的照片,相片上他们夫妻抱着一个奶娃娃,笑得十分甜蜜。还有几张照片拍的是一张插满羽毛的金属脸谱,脸谱的额头上刻着三个光芒万丈的圆圈。赵蛤蟆兴冲冲地问我这个脸谱是不是外国古董,能换多少钱。我说老外的东西我也没怎么见过,看这样子好像是美国印第安人的东西。赵蛤蟆问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叫美国人,要叫印第安人。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胡乱编了一气:"印第安人就是美国人,是他们的一个少数民族分支。"赵蛤蟆点点头:"那这就是美国人的京剧脸谱,不,这个应该叫美剧脸谱。我去找找,兴许能找着几个现成的。"

说着又把木地板踩得嘎嘎直响,跑其他屋寻宝去了。我回到窗边想再看看格林夫妇的画像,这时一道强光从窗外直射进来,我心说不好,立刻冲到门口按掉了顶灯。不料赵蛤蟆忽然雄吼一声:"老胡,我们发达了,满屋子的美剧脸谱!"

我心想坏了,这下子我们暴露了。

我不敢打灯,几个箭步冲到隔壁。赵蛤蟆正抱着一堆大小形状各不相同的脸谱穷乐呵,我来不及跟他解释,先把屋里的灯给灭了。

"你这是干吗……"他刚一张嘴,一道强光从屋外打了进来,吓得他连滚带爬,如同一只落了开水的大蛤蟆逃到我身边来:"怎……怎么搞的?哪来的光?"

我说这不是屁话吗,人家找上门来了。我本来以为至少能熬过今天晚上,给我们留一个喘气的机会,没想到这帮人穷追不舍,连一顿晚饭的机会都不给。

外面的光柱在几扇窗户之间来回游走,我对赵蛤蟆说:"现在他们还没有确定我们的位置,你先去楼下找地方躲起来,我留在这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等他们冲上来,你再找机会逃跑。"

赵蛤蟆比了一个保重的手势,弓起腰摸出了房间。我就地一滚冲到窗台边上,掀起窗帘朝下面张望,想看清敌人的数量。这一看不要紧,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赶紧撒丫子往楼下冲。我肏,这帮王八蛋,外边一溜边停了三四辆空车,只留了一个人在打灯,剩下的人早就潜进宅子里来了。赵蛤蟆单枪匹马摸下去,估计心里头还在沾沾自喜,觉得可以给敌人来个出其不意,怎么也不会想到,敌人的大部队已经在楼下埋伏起来,等着我们自投罗网。我心中虚汗直下,难道离开部队太久,人真的老了?我赶紧打消了自己这个无聊的想法。生死关头,有时间感慨人生,还不如想想如何救赵蛤蟆来得实际。

我刚走到二楼走道,就听见楼下有噼里啪啦的声响。我俯下头,贴在楼梯口往下看,发现七道八条人影正在一楼大厅里到处乱晃。带头的老头举着一只老式手枪,气急败坏地:"他奶奶的,看着他跑下来的,人怎么可能不见了。你们这帮饭桶,给我搜。找不到活人,就把尸体给我拖出来!"

看样子赵蛤蟆并没有落入他们手中,我松了一口气,开始思考如何在群狼合围的险境中突围出去。对方手里有军火,人数上也占了极大的优势,我们这边赤手空拳不说,赵蛤蟆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我决定先潜伏过去,来他个出其不意,缴了为首的那支枪,把他绑做人质,到时候不愁出不了老宅。我一边尽量压低脚下的动静,一边观察楼下的情况。那些人已经把一楼大部分屋子都翻了个底儿朝天,为首的老头变得很不耐烦,要带人冲上楼来。我藏在一楼和二楼的拐角之间,只等他前脚一上来,后脚就把他给废了。

我蹲在黑暗之中屏息凝神,不断地计算着出手的时间。只听见脚下的楼梯被撞得咣咣直响,那些人离我越来越近。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给他们来一个恶虎扑食。脚下一凉,一颗又圆又亮的大光头从楼梯的缝隙间探了出来。我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想到赵蛤蟆会躲在这种地方,他一伸手将我拽了下去,这里的楼梯居然暗藏翻板机关,我只觉得头脚颠倒,整个人咕咚一下掉进了黑黢黢的暗道里。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落地的瞬间,我头顶的楼梯上响起了雷雨一般的脚步声,看来那帮人已经冲上二楼。黑暗中,我只听见赵蛤蟆大声喘气,不一会儿,一盏透着微光的煤油灯照着他那张大饼脸出现在我面前,赵蛤蟆额头上全是汗,端着油灯的手也不太利索。我也是惊魂未定,刚才他那颗大脑袋贸然从我脚下冒出来,我只当是见着大头鬼了呢!

"这都是我姨奶奶在天之灵保佑,"赵蛤蟆一屁股坐在水泥地上,"我在楼下差点被他们逮住,本来想原路返回,结果在拐角的地方看见我姨奶奶穿着白衣服跟我招手,吓死我了。脚下一软,整个人摔了下来。开头我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后来一想,地府也得有光,要不然阎王爷怎么办公?摸了半天才发现这是楼梯下面的隔间,还有一个机关翻板。巴望了半天可算把你盼来了。"赵蛤蟆一边念叨着亲姨奶奶你是世界上最亲的人,一边问我:"老胡,你从哪儿招来这么些阎王爷,我就没见过这样死缠烂打的主。"

我说可能是"一源斋"里惹的麻烦,桑老头给我敲了一个什么终身保修章,反正这些人要的是财。赵蛤蟆说人家要钱,你就给人家。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以后再挣还不行吗?有命拿没命花的东西,你稀罕个什么劲。我说要怪就怪霸王条款,强买强卖。我有苦说不出,这次要是有命活着出去,必须先回趟"一源斋",把桑老头的胡子拔光了才能解气。

"你说,这屋子里为什么会有密室?"赵蛤蟆拿煤油灯到处打量,我四处看了看,这间屋子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玻璃密封管,每一个都有半人高,上面被老厚的蜘蛛网缠绕,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角落里摆着一张长长的办公桌,上面有一些化学药剂,我只看明白其中有一大瓶医用酒精,其他的洋文一概不懂。整个地下室看上去像是进行某种秘密研究的小实验室。赵蛤蟆一个劲儿地问这里是不是敌特的秘密基地。我没兴趣研究这些早就过去的历史,更关心是不是有通道,可以直接逃到外面去。

我们两人沿着墙缝摸索了一圈,最后终于被我在办公桌下面找到了一条用石板砌出来的通道,我回头招呼赵蛤蟆跑路,没想到这小子正踩在实验台上,想把隔间上的玻璃罐取下来。我说:"你知道里面什么东西啊,你就拿。万一泡的是那些蟑螂、老鼠之类的恶心玩意儿,你带出去当夜宵吃?"他一边傻笑一边说:"这你就不懂了,这叫胜利果实,上了年头的东西,甭管是什么,等回头搁在店里……"他越说越得意,怀里的罐子一滑,整个人朝后倒了过来,我起身只顾着扶他,就听一声脆响,半人高的密封罐已经摔成了碎渣,一股腥臭无比的味道直往鼻子里边刺,不知道什么东西从里面滚了出来,黏黏糊糊地贴在我脚边上。我举起煤油灯一看,发现那是一具用药剂浸泡过的尸体,它蜷缩成一团,看起来像一只被剥了皮的小猴子,不过并没有看见尾巴。赵蛤蟆抱着喉咙干呕起来,大叫:"孩子,这是个孩子。我在科技博物馆里看过照片,还没生出来的孩子都这模样。"

我心中一震,难道玻璃罐里装的都是未出生的婴孩?老外夫妇居然在自己家中做如此歹毒的收藏,难怪要把房子建在聚阴背阳的万人坑上,为的就是借当地百年不散的阴气把婴孩的怨气封住,是一种借力摧力的歹毒法子,极损阴德。看来他们后来把房子转赠给别人,绝没有安什么好心。

赵蛤蟆站在边上,拿手指着我脚下的尸体说:"我刚才,好像看见它动了一下。"

我低头去看,只见尸体软烂如泥的身体正在一上一下有规律地起伏,像在呼吸一样。没听说粽子跟人一样会喘气的呀!何况它在药水里泡了这么久,筋骨早该融掉了。可不管怎么说,到底是瘆人的邪门东西,还是早点儿离开免得夜长梦多。

我让赵蛤蟆先走,自己殿在后边,想从里面把石板带上,可一回头的工夫,地上那具泡水的尸体居然不见了。我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扣上石板要把通道堵上,却被一只湿漉漉的小手抓了个正着,我当时半个身子已经入到石道里,被它这么一抓,险些直接掉下去。那小东西趴在办公桌上,身上不住地往下滴水,两只眼睛还没睁开,嘴巴一张一合,像是在叫妈妈。我当时哭的心都有了,拼命想把它甩开,没想到这小东西力气极大,几乎要将我从石道里活活拖出去。几番挣扎之下,更多的密封罐被我们撞落下来,一时间十几具尚未成型的小婴孩都欢快地向我爬了过来。

"老胡,你干吗呢!还不下来。"赵蛤蟆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大叫:"快帮我一把,你儿子想拖我陪葬。"赵蛤蟆一看不好,一把抓住我的裤腰带拼了命地往下拽。我一只脚踩在洞口,一只脚悬在半空,两股力量僵持不下,我只觉得再这么弄下去,自己非给分尸了不可。就在这时,我们头顶上传起了几声巨响,大量的木屑灰尘掉了下来,弄得我满嘴的土渣子。抬头一看,原来是楼梯间的隔板被人生生砸出了一个窟窿。拿枪的老头狞笑着对我喊道:"臭小子,总算找到你了!"

第九章 可耻的叛徒

我一看,来者居然是昨天在"一源斋"里那个戴皮帽的老头,心中大喜,卯足了力气,把攀在我手臂上的幼尸甩了上去,对它说:"小朋友,那才是你的亲爷爷。"楼上立刻惊叫连连,随即又响起了枪声。我乘机缩进了通道口,将石板狠狠地从里面扣上。我和赵蛤蟆一刻也不敢停留,在漆黑的石道里玩儿命地一路往前跑,直到前面出现了一道亮光,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赵蛤蟆三步并作两步,急忙从洞口爬了出去。他一出去就大叫:"老胡,快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自由的味道太美妙了!"我从洞口探出头,只见外边阳光和煦鸟语花香,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空气里会有一股奇特的味道?爬出来一看,我当场给了赵蛤蟆一脚:"你他妈的敢骗我,这他妈的是公共厕所门口!"

他乐得喘不过气,搞得从厕所里出来的女同志纷纷向我们投来了恐惧的眼神,生怕我们是不安好心的严打分子。

按赵蛤蟆的意思,既然有命逃出来,那就是老天爷赏我们机会,切不可再回去自寻死路。他琢磨着小店也不要了,我们直接取道火车站,有什么票去什么地方,先出了金陵城这片苦海再说。

我说不行,冤有头债有主。有些事情我必须找桑老头当面对质,问个明白才行。我们两人在公共厕所门口分别,约定日后找到落脚点,一定相互知会一声。

跟赵蛤蟆分别之后,我独自去了夫子庙,想找桑老头讨个说法。谁料想到那地方一看,"一源斋"大门紧闭,上面落了一枚双头狴犴紫金锁。这玩意儿以前是衙门里头专门用来锁红头文件的金贵东西,县太爷得拿三香五谷,天天用鲜果供着,饿着老婆孩子也不能亏待了它,现在被桑老头随手一挂成了看家护院的铁头锁。我在心中为它鸣了一声不平,决定一会儿出来的时候要找个机会解救它。

翻墙头这个活儿对我来说属于日常操练的范围,找了一处僻静无人的墙根没费多大工夫就翻进去了。不知为什么,外边明明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可一进到"一源斋"里面,四周都透着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意。总觉得跟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有些不一样。连院子里的草木山石都变得狰狞可怖,灵气全失。都说物久成精,难道是因为桑老头店里收藏了太多古物,所以才会业气横行,乱了此处风水?

不过我来这里是为了给桑老头人民的铁拳,实施正义的制裁。至于他院子里到底是闹耗子精还是黄大仙,那我可管不着,当务之急是把老头子找出来。没有竹竿子带路,我转了半天也没找到内堂的大门,就想着要不要先顺他两件古玩改日再来。忽然,一阵瓷器破碎的撞击声从不远处传来,我一听有动静,撸起袖子直往里边冲,心想:老小子让你再躲,今天要是不把你拔成一颗秃毛和尚,你还当你胡爷爷是吃素的!

我顺着小路很快找到一间隐藏在拐角处的青砖小屋。里面传来激烈的搏斗声和叫骂声,我心想这可好,老头子平素得罪的人太多,还没轮到我出手,已经有人替天行道找他晦气来了。虽说听墙根子不是男子汉大大夫该做的事,可又不是我故意要听的,谁叫我就站在窗户底下呢?

"你这个反骨仔,居然串通外人谋害老夫,咳咳咳,我死了也没你好果子吃!"

我一听居然有人能把桑老头逼到了绝路上,立刻爬上窗台,想要看个究竟。只见屋内乱作一团,桑老爷子倒在一排碎瓦之中,脸色发青,胸前的衣襟被鲜血染得通红。

竹竿子站在他对面,依旧一副冷言冷语的模样,十足的叛徒嘴脸:"大掌柜,有些人等不了那么久,我只是替东家办事,希望您能明白。"

桑老头被他气得又连咳了几口鲜血,大骂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竹竿子走到他面前,耳语了几句,老头子瞪大了眼睛,用一种近乎绝望的口吻自言自语道:"他还没死?不可能,不可能了,这么多年了,他早该……"说完又是一口浓血喷了出来。看样子就算竹竿子不对他下毒手,也撑不了多久。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双臂护头,撞开了木窗直接冲了进去。竹竿子怎么也没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撞破他的阴谋,脸色一沉,低声说:"是你。"我被窗上的老木头撞得眼冒金星,一时辨别不清方向,只好强作镇定:"就是你爷爷我!"

(5 / 40)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作者:天下霸唱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金盆洗手后的三人分开来,Shirley杨回了美国,进入了自然博物馆,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 可某日她却突然消失。 从国内和日本赶来的胡八一和王胖子经过一番调查,发现Shirley杨被人胁迫前往了南美。 目标直指印加人传说中的青春泉宝藏。 在追踪的过程中,他们误入玛雅人的藏宝地,见识了南美雨林诸多奇异的生物,幸运地发掘了海盗的宝藏。 最为奇怪的是,在南美的丛林里,竟然遇见了一些不少遵循十六字风水秘术的坟墓。 终于一路追踪到了传说中印加人的圣地青春泉,最终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一个会阴阳术的干瘪老头, 看上去像是粽子一般的人物……最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