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四象精彩全文阅读 弃弈古代

时间:2019-05-29 18:56 /奇幻科幻 / 编辑:风间
主角是杳川,仙客来,竹小青的小说叫《四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弃弈写的一本古代奇幻科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只是我的思绪却被一个声音骤然打断。 “诶

四象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古代

《四象》在线阅读

《四象》第7章

只是我的思绪却被一个声音骤然打断。

“诶,你们可别问了,我只消告诉你们是段不得了的姻缘。”不远处的月老像是喝多了,面色潮红,嘴巴一张一合地在说些胡话:“不、不是人间的姻缘,是仙界的……嘿嘿,女仙们肯定想知道。”月老虽带个“老”字,可看起来却不显老,反倒是一身风流难掩的贵公子形象,那双潋滟的桃花眸稍显朦胧,却似乎是要看向我的方向,而他身边的一群女仙们闻言却更好奇了,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催着他不要再卖关子。

我一时只觉着头疼,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若是他说出我娶了杳川,近些看来是这次仙宴我溜不走了,远些看来只怕是对杳川不利,若是杳川的命格被发现,哪怕是……

我不敢再想下去,只是对执法者道:“君上,时候不早了,我想先行离去。”

“诶,不急。”执法者似乎也是被月老的话吸引了,一手虚按,示意我先别走,一边又道:“我也是好奇的很呢,算算仙界是好久没有什么喜事了。你说呢?”他的眸子看向我,却似乎是带了意味深长。执法者算是仙界资历最深的仙,可天外仙的驻颜之法是不会随时间流逝而改变的,因而他此时看来也不过是三十上下,更眉目俊朗,矜贵十分,很是讨女仙们欢喜。

不过他口中的仙界喜事倒有些特殊,因为仙界在男女之事上很是开放,男仙要娶个妻纳个妾,女仙要收个宠养个仙,都是不需要让月老作证的,他们分分合合千百次,若是次次都去月老那儿,怕是他现下也没这闲工夫碎嘴。月老要作证的,都只是人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仙界的,自然是永生永世一双人。

我走不得,难免有些心浮气躁,只期望这那月老能看这些眼色,莫要漏了嘴。可若不是他也尊为上仙,恐怕我早已在暗处下了手。

“小仙女们,你们一人亲我一个我便告诉你们。”那月老已是眉飞色舞好不快意,只是那醉态难掩,不过那群女仙到没有什么矜持之说,纷纷都上了前去,那月老欢喜的很,嘴角一勾便道:“我早便想说了,不、不过被摄于他的淫威,今日仙宴上众仙都在,若是他触怒,你们……便护住我,是、是长明,长明君上,百里长明。”那段话断断续续一大堆,可却在最后再三强调了我的姓名。

他这话一出口,原本嘈杂的仙宴顿时便没了声响,众仙的视线都齐刷刷转到了我的身上,打量了许久后,转而传出一阵笑闹之声:“月老啊,你可是醉的有些不清醒啊,早便让你不要沾酒,这下可好了。敢传长明的绯谣,你不怕被长明劈死?”

我心下虽急,可面上依旧不为所动,只是饮完杯中的酒,转身便要走。

“莫急,我看着月老倒不像是开玩笑的,他虽酒品不佳,可这大事却也不马虎,更何况若是要传绯谣,恐怕几百年前便扯了,何必等到今天。”那执法者的眸中却饶有兴味,只出言道。转而眯了眸子斜睨着我,一边问道:“长明,你倒是说说,可是真有其事?”

他这话一出,自然是假话都成真,顿时,那群仙们便都信了,只出言挽留我,一边满是惊讶,只道:“长明,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快说说,究竟是哪家的小娘子,惹得你破了戒,不再素着啦?”此话一出,群仙叫好,那群女仙也似乎是摩拳擦掌着要找出个什么人来。

我心下一乱,却依旧缄口不言,晃神之际,我似乎是在重重仙海之外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那人身形窈窕,乌丝三千,一席水红色的长裙,琉璃色的眸子正巧便看着我。而她身边还站了个墨发碧瞳的灵动女子。

是杳川。

看到她的那一刹我便了然,怕是等了我太久,又听闻设了仙宴,便偷偷地和竹小青结伴来了,这仙宴是宴请所有大小仙的,因而也没有被拦在外头。不过我现下才发现的她,怕是也只是在骚动时进来,没听到那月老所说的话。

周围的仙们见我不作多言,也自讨没趣,三下两下便也散开来了。

我又不着痕迹地抬眸望了一眼身边的执法者,却发现他的神色有些怪异,似是可惜,似是决绝,而他视线的落脚点,正是杳川。

我再此转头去看她,她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用炽热的眼神望着我,可无论此刻她眸中的眷恋和欣喜有多少,我都只在茫茫天外摄得了一缕声响,那是希望破灭的声音,很清脆,很透彻,几乎让人寒到骨子里去。

我轻轻呼出一口气,阖上了眸子。只是这清静并未停留多久,我便再度睁开了眸子,起身向前走去。

“长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生冷强硬,是执法者。

天外仙,已经可以做到运破虚于双眸不散,直至融为一体,所视之处,万物皆无所遁藏,皆为本真。

执法者,已无名,活着,便注定担负了守护仙界众生的宿命。

我闻言连顿都没有顿,只是走上前,轻轻牵起杳川的手。杳川抬眸看了我一眼,粲然一笑,转而绕过我的手掌,和我十指相扣。

“长明。”那人又唤了一声,不过意味已经截然不同,带着惊讶,带着恼怒,更多的却是不可抗拒的俨然。

我转过身,却发现他已经站了起来,胸口微微起伏,难得一见的失态。我只是轻轻勾唇一笑,开口道,声音清晰:“我的妻,杳川。”只是五个字落地,便听见周围众仙难以掩饰的惊呼之声,甚至夹杂着杯盘落地的声音。杳川的手一紧,微微有些战栗,也许是发现了执法者此刻不加掩饰的杀气。

“长明。”那是他第三次唤我,“你不会不知她的命格凶险,是见之必诛的祸根吧?”虽是问话,可语气却不容置喙。等他的话音落毕,周遭的仙气一阵翻涌,齐齐向他奔涌而去,似乎是汇成了一大片的气海,而在这样的仙力之下,所有的美酒果品,早就化为了飞灰。

听得执法者的这句话,众仙再难自持,顿时便爆发了一阵惊喝,夹杂着不敢置信的声音,却都纷纷运气了仙力,对准了我身旁的杳川。

我低头,发现她仍旧一脸迷茫,却吓得几乎要落泪,只是死死咬着嘴唇抬头看我。我抚了抚她的面庞,低声道:“之前我没有告诉你,怕你知道了伤心。你的命格凶险,仙界见者必诛,我这才让你乖乖呆在彼岸等我回来,不要出去。”事已至此,我却分毫生不出对她的责怪,只剩下深深地愧疚。若我不止是个上仙,何需她这般委屈。

“那长明……为何不诛杀我?”杳川好容易才定了心神,对我的话深信不疑。

“我是你的夫君,怎么舍得杀你?”我只是这般开口,贪婪地望着她的眸子,其中意味,她自然也看得懂。

杳川闻言便也不再开口,只是紧紧倚在我的身边。

大寒

“百里长明,仙界执法,不容有失,你给本尊让开!”那执法者已是隐忍多时,此刻开口,便激得仙力剧烈震动,离他稍近的几个仙受到波及,当场便喷出了一口血。

“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杳川从未做错什么,就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定律,便要诛杀了?”我微微提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仙,却见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只是死死盯着杳川,生怕出了什么变故,那副贪生怕死的模样,只叫人恶心。

“长明君上,你要知道,命格之说,流传了数万年,自然是不容有失。虽说这……女子至今还未铸下大错,可命定就是命定,今日不杀,将来罪恶滔天的时候,可就悔之晚矣了。再说了,这女子生得一副狐媚样子,一看便不像是什么正经的小仙……大家说说,有什么仙是长成这幅模样的么?依本尊看,迟早会出事。”边上的一尊上仙却在此刻站出来说话,那话语恶心得发臭。

他此话一出,众仙自然也都附和了上去,其中附和得最响的,便是之前我曾拒绝过的那几个女仙,期间免不了污言秽语的一顿攻击。

“吧嗒”一声,杳川蓄在眼眶中许久的泪水终于坠地,却只是掉了一滴,便赶忙敛了眼睑,也不曾传出一句呜咽。我心下一沉,杳川跟在我身边这般久,从来都只听过我的夸赞,那曾闻过这些只在小话本里看过的话,更何况这些话字字戳心地直插她的心窝。

“既然如此,众仙们都表了态了,解决这祸患之事便不容有失。长明,我想来看重你,你莫要让我为难,自毁前程。”执法者抚了抚袖子,好整以暇道。

“君上,我和她的事,不劳你费心了,执法行刑,我自己来。”我连眸子都不抬,只吐出这句话。话音落毕之际,方才那个出言的上仙顿时便炸开了花,血花。便连一句哀嚎都没有,死相凄惨地软倒在地上。

众仙们吓了一跳,以我和那死了的上仙为中心迅速退开了好几丈。

那执法者见了这个场面,素来平静的眸子也忍不住一个震动,只是徐徐收回了仙力,沉声道:“既然如此,解铃还需系铃人,你自行了结了吧。”

我低头,轻轻吻去杳川眼角的眼泪,那味道很不好,涩得发苦。“杳川,你信我吗?”我开口,却也颤抖了声响。

杳川这才忍不住了,猛地伸出手臂抱紧了我,将头埋在我怀中,很快便湿了我胸前的一片衣襟,却在最后生生忍了泪水,轻声开口:“杳川不想让长明为难,杳川生了这副命格,是杳川不好。长明、长明不要伤心,能遇到长明,做长明的妻子,虽然很短很短,可是杳川已经很高兴了。长明不要再触怒执法者了,你现在还敌不过他,等长明晋升了天外仙,再去理论不迟……长明,彼岸的仙客来你还要好好照顾它们,也许以后还会再出世一个花灵,也许正巧就又轮到我啦……”

我听得杳川像交代后事一般絮絮叨叨地开口,忍不住有一刻的晃神,可剩下的却只是满口苦味。我点点头,扯了一抹笑,对她道:“杳川,别怕,一点都不疼的,我会很小心的。”只是剩下的话我却没有说出口,因为依那些仙的耳力,我们现下所说的自然都能被听得一清二楚。

杳川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眉目之中没有丝毫怨恨,反倒是一派知足安详。我在心底笑了,真傻,你怎么可能会死?我怎么舍得?

我再次吻了吻她的唇,却不再似往日的缱绻缠绵,只带了些宿命的薄凉味道。定了心神,我将一指抵在她的眉心,正巧是那朵仙客来的花蕊,仙力所到之处,杳川的生机便一点一点消散,我只是告诉她不疼,可谁知道这到底疼不疼呢?不过这也只是眨眼的事情,若是疼,应该忍一忍也就罢了吧?因为现下,杳川已经彻底断绝了生机,只剩了一具苍白而精致的身体。

当仙力缓缓流回我的身体时,就连原先的身体都消散了,只剩下一缕似有若无的极其浅淡的魂魄,还有一对流光溢彩的同她眼睛一个颜色的琵琶骨。我轻轻抬手,正欲招回那缕游魂之时,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掌风打断。

空中现了个虚幻的大手,正巧将那缕杳川的残魂抓住,我还未来得及出口,那大手一震,转而便消失不见,连带着也消散了杳川在世间的最后一丝痕迹。不对,还有那对琵琶骨,我低头去寻,却发现那对骨头已经被人收起,那人刚巧便站在我的面前,看着我。

我一时之间千头万绪,却不知是何滋味,只艰涩开口道:“诛杀之刑,当留最后一缕魂,封于千重塔之中,君上难道忘了?”

那人只是冷哼一声,道:“此女不祥,自然另当别论。你将来是要晋升天外仙的,莫要被凡尘俗世眯了眼,那样的话,于整个仙界来讲,都是一个损失,更何况魔君出世在即,更要小心谨慎。方才你一招诛杀上仙,足见你战力非凡,突破天外仙只是时日问题了。好了,今日风波太甚,众仙们也都消了兴致,就散宴吧。”

(7 / 10)
四象

四象

作者:弃弈 类型:奇幻科幻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众仙皆知上仙百里长明癖性偏僻,极嗜仙客来 于仙界极西日落之地,手植仙客来无数 众仙皆知上仙百里长明天赋奇绝,前无古人 却视天外仙于无物,沉迷丹青,荒废修炼 众仙皆知上仙百里长明无情无欲,不沾女色 却于仙客来中诞得一灵体,从此常伴相依 众仙皆知上仙百里长明素与仙界执法者不和 却在一日毁仙界例律,斩执法者于剑下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长明,杳川 ┃ 配角:竹小青,执法者 ┃ 其它:仙界、仙魔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